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以重组名义违规提供融资,长城资产再收一罚单

分享到:
 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官网 • 2019/3/15 20:51:00 来源:互联网 E336

又被罚了!

3月14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贵州监管局开出一张罚单。罚单显示,因“以重组问题企业的名义,违规向“四证”不全的商业性地产项目提供融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资产”)贵州省分公司被罚款人民币二十万元。

罚单的行政处罚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

即银行业金融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并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特别严重或者逾期不改正的,可以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其经营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任职资格审查任命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

(二)拒绝或者阻碍非现场监管或者现场检查的;

(三)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报表、报告等文件、资料的;

(四)未按照规定进行信息披露的;

(五)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

(六)拒绝执行本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措施的。

长城资产成立于2016年12月11日,注册资本431.5亿元,公司前身是1999年获批设立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

统计显示,这并不是近期长城资产收到的首张罚单。过去4个来月,长城资产及其相关员工累计已收到了逾10张来自银保监系统的罚单。

2018年12月26日,长城资产江西省分公司因违规收购金融机构非不良资产、未经批准开展增信业务、部分项目未落实批复要求导致项目产生信用风险、部分项目尽职调查不全面导致项目发生信用风险等多项理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被江西银保监局处以罚款90万元。其公司主要负责人和高管人员等5人亦被处罚。

2019年1月2日,长城资产海南省分公司因存在非金不良收购尽职调查严重不尽职的违法违规事实,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被海南银保监局处以30万元罚款。

1月10日,长城资产天津市分公司收到4张罚单,累计罚款80万元。其中,给予机构的罚单有2张,案由分别为投资项目管理不尽职导致项目风险,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违规处置内生不良资产、掩盖风险,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请下载华尔街见闻App)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3月15日,新西兰境内发生史上最严重恐怖袭击事件,数名枪手在克赖斯特彻奇市的两座清真寺向正在祈祷的人群射击,造成至少49人死亡,48人受伤。

专门追踪极右翼恐怖主义的专家们认为,新西兰的极端主义呈上升趋势,这起袭击事件所释放的警告性信号非常明显。

“很长时间以来,(新西兰)想当然认为这种极端主义不存在这里,但事实不是这样。”新西兰梅西大学国防与安全研究中心反恐问题专家John Battersby认为,“互联网造成了这一点,如同一个回音室,在里面极端主义者可以聚在一起,互相倾听,互相鼓励。我们已经警告了一段时间了。”

此前,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证实,目前被警方逮捕的四名嫌犯中,至少一人的身份是澳大利亚公民,他自称为“极右翼暴力分子”。这名嫌犯在网上发布了长达70多页的公开信。

据《澳大利亚人》进一步报道,该名澳大利亚籍男子在社交媒体推特上称自己为来自澳大利亚的“Brenton Tarrant”。

对于嫌犯的身份和选择前往新西兰发动袭击的动机,曾长期在澳大利亚工作和生活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主任胡丹分析认为,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这名嫌犯是典型的受“白澳政策”影响的“白澳分子”(白澳政策是澳大利亚联邦反亚洲移民的种族主义政策的通称,1901年,白澳政策被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后的首届澳大利亚保守党政府确立为基本国策,只许白人移民流入。1973年,澳大利亚工党政府取消了白澳政策——编者注)。

胡丹告诉澎湃新闻,右翼极端势力在澳大利亚的兴起和复苏除了与全球(美欧)的趋势一致并互相影响外,也有澳大利亚所独有的原因。“右翼极端团体在澳洲最早可追溯到一战后,二战后也出现了针对犹太人和土著人的的团体。从历史上看,经济衰退、难民和移民的大量涌入都容易催生右翼极端情绪,八十年代即是如此。”他说。

根据澳大利亚媒体披露的信息,这名嫌犯来自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小镇格拉夫顿(Grafton),离悉尼600多公里,不到两万人口,九成以上的人口在家里只说英文。该地区产业单一,以冶炼、铜矿、啤酒为主,属于容易受移民冲击的地区。

“他自己描述自己为‘低收入的工人家庭’。”胡丹说。

根据嫌犯公布的公开信可以了解到,他自称早在三个月前就选定克赖斯特彻奇市作为目的地,是想传达一个强烈的讯息,即“哪怕是新西兰这样偏远的地方也未能免受移民之害。而从他列出的启发或激发他作案的几个事件来看,都集中于穆斯林,而并不是宽泛的所有移民。”

对于此次系列袭击,悉尼大学穆斯林问题专家戴维·布罗菲(David Brophy)告诉澎湃新闻,根据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做全面的判断还为时尚早,不过如果在新西兰能够发生这样的袭击事件,那么它在澳大利亚也完全有可能发生。

“他(嫌犯)显然受到白人至上主义言论的影响,那些言论声称穆斯林移民对白人、西方文化的威胁。他(嫌犯)还声称,他最大的灵感来自安德斯·布雷维克。”戴维·布罗菲说,这名臭名昭的极右翼分子2011年在挪威制造了一起大屠杀事件。

据胡丹介绍,克赖斯特彻奇市的穆斯林人口其实并没有其他新西兰大城市如奥克兰、威灵顿多,这也进一步印证了嫌犯自己的说法,“要找一个偏远的地方”。

“由于嫌犯澳大利亚公民的身份,他可以轻易地去新西兰,是因为澳新之间是免签的。”胡丹说。

布罗菲认为,此次袭击与澳大利亚当下的政治环境有着明显的关联。长期以来,澳大利亚的右翼政客和媒体鼓吹反难民、反移民和反穆斯林的情绪。就在最近,极右翼参议员弗雷泽·安宁呼吁为穆斯林移民提供“最终解决方案”,就禁止穆斯林移民进行全国投票。2011年,现任澳大利亚总理的斯科特·莫里森在当时就认为其所在政党应该利用民众对穆斯林移民的担忧来赢得选票。

“澳大利亚的政治精英们没有履行对抗这种偏见的责任,现在在克赖斯特彻奇,我们看到了这种偏见可能造成的悲惨后果。“他说。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