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新加坡,赫尔辛基……看看“国际会议之都”是怎样炼成的

分享到:
 2018 新加坡 国际会议 • 2018/7/2 13:00:44 来源:互联网 E600

2018 新加坡 国际会议

(图为紧邻波罗的海的赫尔辛基市中心)

【环球时报驻外特约记者 辛斌 青木 李珍 冯云 丁雨晴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普特会”本月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有媒体称其为新加坡“金特会”的“续集”。如果说上个月的“金特会”让新加坡声名大噪,“普特会”已经让赫尔辛基受到更多关注。芬兰总统尼尼斯托此前表示,“如有需要,芬兰随时准备好提供优质服务”。显然,和新加坡一样,芬兰乐意承担这样的责任。新加坡和赫尔辛基都称得上是“国际盛事之都”,实际上,它们不仅主办重要的高峰会晤,也是诸多国际会议的举办地。类似城市还有不少,欧洲在这方面有深厚的传统,而亚洲的日本和中国正在追赶。

新加坡——一盘海南鸡饭与一场国家公关

一周前,新加坡修正了它用于“金特会”的花费数字,由原先的2000万元新币(1新币约合4.9元人民币)降为1630万元新币。这场峰会被认为奠定了新加坡“国际盛事中心”的地位,但峰会花销却一直是议论焦点。

“金特会”前后,在社交媒体上,新加坡网民对政府不乏抱怨声。有人埋怨一些地方被划为“特别活动区”带给他们不便;有人责怪政府,认为为别国的峰会承担费用是浪费资源;有的说,新加坡被选中不是因为它是“最佳选择”,而是没有其他更适合的地方。还有人抱怨举办成本太高,欢迎两位个性特殊的领导人不是荣誉,而是麻烦。

“不管花多少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政府也没和国民提前商量,害我们贴了这么多钱。”40多岁的新加坡企业雇员陈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因上班的地方在“金特会”举办地附近,那几天他不得不绕行。

在教育部门工作的新加坡人潘小姐则表示,现在回想起来,“金特会”带来的兴奋就是“一分钟的事”,“因为生活和工作还要继续”。她说,新加坡数次为国际重大事件和历史性会晤提供场地,大家已经见怪不怪,“就像看一场F1比赛,或者一档电视秀”。

新加坡高层以及舆论注意到了这股情绪。《联合早报》称,一些国家想承办却没有机会,新加坡人应该自豪而不是抱怨。总理李显龙也解释说:“如果凡事以价格来计算,我们可能会错过真正重要的东西。”

办这场峰会究竟值不值?在更多人看来:值。新加坡小贩中心的摊主刘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1600万元新币对新加坡来说不算什么,“每个新加坡人少吃一盘海南鸡饭就省出来啦!”“这可是大事,你看电视里轰炸式的报道,街上到处是警察。似乎没出什么安保问题。”在新加坡工作的孟加拉国人哈希姆对记者调侃说:“花一两千万就成功赚到世界眼球,要是在全球打广告,这些钱怎么够?”

即便算经济账,新加坡也不亏。据新加坡方面估算,2000多名国际媒体代表及蜂拥而来的游客,平均停留3.5天,贡献的收入就超过2000万元新币。何况新加坡的酒店业借机大出风头,不仅是作为会场的酒店和美朝领导人入住的酒店,其他在“猜测名单”上的酒店也被国际媒体频频曝光。

有当地市场营销专家称,新加坡“赚得”的公众口碑和曝光机会价值1.5亿元新币(是所花费用的9.2倍)。香港《信报》的一篇文章称,新加坡举办国际重要会议的能力,包括交通、卫生、安全、服务、通信乃至维稳等,这次都得到全球肯定,如此“国际盛事中心”的地位,是竞争对手如迪拜、多哈、香港、上海等无论花多少钱,都不能取代的。路透社也称,这是一次成功的“国家公关”,峰会前夜,金正恩散步的照片在社交网络疯传,美国人开始询问:“新加坡在哪里?”“这个东南亚小国一下子成了谷歌上被搜索最多的词。”

欧洲——“国际会议城市”何其多

作为东西方交汇的国际都会,新加坡每年举办的各类国际会议数以千计。然而,即便“金特会”让新加坡受到更多关注,名气更大、举办国际会议最多的其实是欧洲城市。

根据国际大会及会议协会(ICCA)最新公布的数据,2017年,巴塞罗那是举办国际协会会议数量最多的城市(195个),接下来依次是巴黎、维也纳、柏林、伦敦、新加坡等。按国别则是美国第一,德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日本、中国紧随其后。

德国经济研究所会议经济专家马兹勒尔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欧美国家举办国际会议最多,首要原因是它们举办各种会议已经有近千年历史,比如德国城市莱比锡举办国际会议已有850多年的历史。其次,国际组织总部大多设在欧美城市,因为西方在政治、经济和科学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马兹勒尔说,欧美城市基础设施良好也是原因,比如发达的交通网络,多样的展馆和会议场所,像德国共有6000 多个活动场所可以用于会议、集会。

作为欧洲举办国际会议最多的国家,德国有10大国际会议城市,除了柏林,还有慕尼黑、法兰克福、汉堡、德累斯顿、科隆、莱比锡等。《环球时报》记者从德国会议发展局了解到,在德国举行的国际会议主要涉及六个领域,如科J创新、医药保健、政治外交等。

会议多,也带来许多问题,尤其是这些城市较小,大多数人口不到100万。家住法兰克福的克劳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每年来参加国际会议和展会的人是法兰克福人口的几倍,有些会议期间,堵车严重,人满为患。一些地方出现“对国际会议说不”组织。

在欧洲,维也纳是举办国际会议的名城,“普特会”最初据传要在这里举行。维也纳的国际会议通常有两类:学术会议和政治经济类会议。大大小小的学术会议难以计数,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参会者给当地带来不少商机以及就业,同时对民众生活的负面影响很小。

大型国际会议有所不同,出于安保压力,当局要部署大量警力。重要人物到来,部分路段需要封锁。此外,维也纳国际机构多,国际会议多,由此出现的外交车辆违规问题让当地最为头痛。

值得一提的是,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在担任外长时就运作将伊核谈判拉到维也纳,以提高维也纳乃至奥地利的国际影响力。在过去一年多的谈判过程中,维也纳的确时不时成为国际焦点。但奥民众总体对此不太关心,当地媒体也不把这些当作主要报道方向,原因很简单:维也纳只是主办地,而非主角。

马兹勒尔说,尽管一些国际会议尤其是政治性会议常引发抗议,毕竟只占一小部分,更多的是经济、科J等领域的国际会议。欧美对举办国际会议早有共识,即把它看作推动经济、提升城市和国家形象的重要途径。

亚洲——日本担心被中国赶超

根据ICCA的统计,2017年日本举办国际会议的数量在亚洲居首。其实不止2017年,过去8年日本在该领域一直领先,日本从中央到地方以及民间,都对承办国际会议充满热情。

日本为何热衷举办国际会议?主要是看重国际会议对国家及相关城市知名度的提升作用,以及带来的经济好处。为此,日本政府特意向地方当局派出会议申办专家,日本观光厅每年除公布举办国际会议的数量外,还会发布一个“MICE”数值,也就是“国际会议的经济波及效果值”。2015年,“MICE”是5905亿日元(约合353亿元人民币)。

在众多国际会议当中,日本偏爱承办全球主要国家首脑出席的大型峰会和学术会议。2016年,日本承办G7峰会期间,添加了邀请各国领导人观看日本古代庆典仪式、参观伊势神宫、品尝日本料理等活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国际学术会议则被日本看做与世界先进J术、思想激烈碰撞的重要渠道。

与此同时,日本一直紧盯中国带来的竞争。日本《产经新闻》6月12日称,中国举办国际会议的数量正逐渐追上日本,未来随着中国在国际上愈发活跃,相信会有更多国际会议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召开。

其实,不仅是北京、上海,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参与到国际会议的举办中,厦门、杭州、青岛等都因举办大型国际会议而闻名。7月1日,在外交学院主办的“城市与国际秩序”学术研讨会上,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任琳表示,中国城市参与国际事务具有更多主动性,自身有一定诉求。相比之下,一些欧美城市如日内瓦、达沃斯等,更多是基于战后形成的中立国、第三方身份,发展成国际事务协调者角色。任琳认为,对很多中国城市来说,还没有全方位向世界开放认知它的窗口,所以城市举办国际会议算的可能是一笔中长期而不是短期的账。

在上海外国语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张鹏看来,城市通过承办国际会议,最明显的作用就是提高知名度。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城市通常会根据自己的财力、年度工作计划等决定是否主动举办一些国际会议,也有一些会议主要是服务国家外交大局,属于“任务型”主场外交活动。

张鹏认为,虽然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但不一定直接带来举办的国际会议越来越多的结果。目前,各类城市举办国际会议增多的情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城市对外经济社会交往增多,通信J术越来越发达以及交通更加便利。他说,中央政府对于国际会议的管理比较严格,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财政部2015年印发《在华举办国际会议经费管理办法》,对国际会议的审批、预算等均有严格规定。

一位不具名的外交领域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于非北京、上海这样具备丰富经验的城市而言,主办、承办一场国际会议的压力非常大,尤其是会议级别较高时。他说,刚刚举办上合峰会的青岛此前没有承办过如此高规格的会议,因此前期对外事干部进行了大量培训。

亲历——我所参加的那些国际会议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毫不夸张地说,在《环球时报》记者这些年参加的国际峰会中,主办“金特会”的新加坡是对细节处理得最好的城市,它在严格安保与不扰民之间做到平衡,并巧妙完成自我宣介。

几乎所有大型国际会议都有一个惯例,只有持注册证件的记者才能进入国际媒体中心,但记者第一次如何进入媒体中心注册,却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般纠缠不清的问题。去年越南APEC峰会,记者跟安保人员费尽口舌才被准许进入,既费时又有安全隐患;在菲律宾的东盟峰会上,领证地点离新闻中心很远。而在新加坡,主办方为记者发放了一张带有二维码的“电子门票”。

新加坡的安全管控也更精细化。以特朗普入住的香格里拉酒店为例,社会车辆可以继续在周边通行,酒店大堂对外开放。最终,虽然偶尔出现拥堵,但城市交通和市民生活整体顺畅,圣淘沙岛的旅游也没中断。这是记者此前在各类峰会中未遇到过的。

如果说这些只是“基本分”,另一些细节显示出新加坡在“附加题”上的出色表现。从印有特朗普与金正恩头像的扇子与矿泉水,到国际媒体中心专门制作的泡菜味冰淇淋、泡菜味鸡尾酒,无不以一种巧妙的方式向世界提示“东道主”的存在。在记者的印象中,“蹭热点”蹭得如此好的主办方真不常见。

记者曾常驻拉美,虽然巴西和智利是拉美国际会议的主要举办地,但名不见经传的哥伦比亚获利最大。这个国家过去常被贴上毒品、暴力泛滥等标签,但2012年它靠美洲峰会一举“逆袭”。

那年,哥伦比亚将峰会地点设在卡塔赫纳小岛上,湛蓝的海水、细白的沙滩、极富风情的殖民时代古城,第一时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借着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峰会带来的关注度,哥伦比亚在政治议程外准备了大量晚会和展览;在饮食上,更是免费向各国媒体提供龙虾、螃蟹等特色美食,可谓不惜血本地进行形象公关。

花费巨大,效果明显。此后,国际媒体上有关哥伦比亚治安好转、旅游业发展迅速的报道越来越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甚至打出“来哥伦比亚旅游吧,唯一的危险将是你不想离开”。有意思的是,哥伦比亚借这次峰会“翻身”,为它带来流量的美国却遭遇“滑铁卢”,12名特工被爆召妓并赖账……

2018 新加坡 国际会议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在2014至2015年的创业板并购浪潮中,主营乏力,靠着追逐热点、跨界并购,邦讯J术股价一度高高飘红,与之并行的还有大股东以股权质押“all in”融资,获取数亿资金。但当潮水退去,重组故事幻灭股价面临闪崩,杠杆危机也随之而来。

2018年5月22日以来,邦讯J术实际控制人张庆文及其一致行动人妻子戴芙蓉因股权质押触及平仓、发生违约,已遭遇定华泰证券、东方证券、信达证券等券商五次被动减持,股份达202.27万股。该公司日前公告,东方证券还计划在未来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各处置其1%和3%的股份。以目前的总股份计算,邦讯J术将最多被抛售960万股。

在这次股权质押危机全面触发前,邦讯J术经历了上市以来最大的业绩下滑,半年股价跌了五成,之后停牌重组但终落空。强平触发后,张庆文夫妇1.26亿股随时面临平仓,占其持股比例逾七成。第一财经最新了解到,张文龙夫妇已几乎无股可押,面对接连而来的平仓,目前尚无应对措施。不过,5G概念近两个交易日的活跃带动邦讯J术大涨,张庆文夫妇得以“暂时喘息”。

对于邦讯J术和张庆文夫妇而言,股权质押曾经是“现金牛“,如今却成悬顶之剑,甚至招来监管问询,背后折射的其实是重组故事“难以续命”的困局。2012年上市的邦讯J术,上市一年就业绩变脸,此后开始了让人眼花缭乱的跨界并购。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2015年,邦讯J术发起近10起关联并购交易,涵盖互联网游戏、智能家居、云计算、互联网金融保险等热点概念。并表的控股、参股的子公、孙公司也从2013年年底的4家增长至2015年的11家。但与之相对的是,上市以来连续六个财年现金流“红灯闪烁”,合计增加净额-8.17亿元,累计实现净利润-1.1亿元,扣非后则累计亏损2.39亿元。

“顶格质押”大股东七成股份爆仓

高比例的股权质押,让邦讯J术大股东在股票急速下坠之中失去了“安全垫”,最终无股可押触及平仓。

今年1月,邦讯J术自1月17日开始已有过一轮大跌,张庆文及戴芙蓉在1月23日—2月2日被迫多次补仓。在2月2日的补仓后,邦讯J术以收购关联方资产——协成科J为由进入停牌,5月2日,公告重组计划落空,复牌再度进入持续下跌,不久后触发杠杆危机。

5月24日,邦讯J术公告称,经过补仓之后,张庆文未能跟华泰证券在股权质押延期回购上达成一致,3371万股质押股票发生违约,华泰证券于5月22日已处置张庆文60万股,且不排除华泰证券将继续强平,直至涵盖1亿元的本金及利息。

5月31日时,张庆文持有的5692万股正式触及平仓线,涉及东方证券、前海万通融资租赁、长城国瑞、信达证券四家机构。危机触发后,股价继续杀跌,多米诺效应上演。

6月21日,邦讯J术再公告,称因股价大跌,戴芙蓉质押的5225.30万股触及平仓线,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4.6732%。且戴芙蓉质押给信达证券的1599.60万由于未能按照协议约定办理股票质押回购业务,构成违约,6月19日遭强平34.30万股。

华泰证券截至目前未有二次平仓动作,但东方证券已分别于6月21日、6月22日、6月25日处置张庆文108.41万股,还剩3373.59万股,也全部违约。东方证券的划在是接下来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减持剩余违规股份的总数不得邦讯J术总股份的1%,此外,计划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邦讯J术总股份的2%。

在这次平仓危机触发钱,张庆文及其戴芙蓉合计持有邦讯J术1.7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5.08%;其中1.69亿股被质押,占两人总持股的95.83%,占公司总股本52.78%。以邦讯J术6月19日披露数据计算,张文龙及戴芙蓉所持的逾七成股份触及平仓。

中登公司披露数据显示,邦讯J术早已经“定格质押”状态。目前其股权质押总量约1.83亿股,占公司总股份57.22个百分点,占流通A股比例99.69%。如此局面之下,张庆文夫妻只能追加现金补仓或第三方机构处置的措施,或可避免平仓。

记者注意到,4月23日,张庆文曾拟向捉襟见肘的邦讯J术提供不超过1亿元的借款资助,借款期自2017年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至2018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两个月前张庆文尚能拿出1亿元资助上市公司,但到目前却未对平仓采取其他补充措施。

6月28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就此致电邦讯J术,询问大股东将采取何种措施应对质押风险时,证券部工作工作人员称:“暂不清楚,目前公司尚未接到大股东方面任何通知。”

天眼查信息显示,70后的张庆文既是实业公司的老板,也是多家PE的股东。除邦讯J术及旗下下的3家公司外,张庆文还是中基能有限公司(下称“中基能”)的股东及法人,中基能注册成立于2013年4月,注册资本1亿元,主营J术开发、投资管理、机械设备租赁等,张庆文直接、间接持股逾60%。此外,张庆文还直接持股4家PE,包括中基汇、中汇富等,均或多或少参与过邦讯J术此前的重组。

跨界故事中的“左手倒右手”

邦讯J术当下的股权质押危机,与过往控股股东、上市公司以股权质押激进融资、盲目跨界不无关系。在2014—2015年发起的近10起跨界并购中,频繁的关联交易、左右手互倒的资本运作,最终也并未能拯救邦讯J术的业绩,反倒将上市公司和张庆文一起卷入困境。

2014年5月7日,邦讯J术公告变更募投项目,将原天线产品建设项目变更为互联网金融保险项目,并动用部分超募资金与两自然人设立汇金讯通网络科J有限公司(下称“汇金网络”),法人是张文龙妻子戴芙蓉。其中邦讯J术出资4900万元,占注册资本80%。

2015年10月,汇金网络两自然人股东退出,公司的注册资本由6125万元降低至为5000万元。两个月后,汇金网络又出资450万元人民币现金收购方敏、刘萌、于淼持有的海盟国际保险经纪(北京)有限公司(下称“海盟国际”)100%股权及其保险业务牌照。

投入千万资金,拿到保险牌照后,邦讯J术并未让汇金网络大展拳脚,而是在2016年7月,引进中富汇、 厦门国财通、丰和盛资产三家PE对海盟国际进行增资,增资后,汇金讯网络以1000万元仅持有19.23%股权。由此,海盟国际也从控股孙公司变为了参股孙公司。此处参与增资的中富汇实际也由张文龙控制。天眼查信息显示,张文龙目前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在成功将保险牌照“分享”之后,邦讯J术也将保险业务经营权交给外部团队,并终止了互联网金融保险项目,并将剩余募集资金 3808.50永久补充流动资金。汇金网络运营两年连续亏损,年报显示,该公亏2014、2015年两年共计亏损631.87万元。引入第三方后,2016年海盟国际无任何收益,2017年亏损14.63亿元。

这样左右手互倒的资本运作在邦讯J术身上并非孤例。

2014年6月,邦讯J术使用超募资金3009万元从博威科J国际有限公司(HK)手中收购收购博威科J(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博威科J”)和博威通讯系统(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博威通讯”)100%股权;并使用超募资金7000万元对两家公司增资,用于项目研发及债务偿还,其中5655万元被用于帮助两家公司还债。

从财务数据看,这两家公司并不算优质。当时的收购方案显示,截至2014年4月30日,博威科J、博威通讯合计净资产-3591.93万元。也就是说,这笔交易溢价高达近6801万元,更为邦讯J术贡献了7300万的商誉,悄然进入资产负债表。邦讯J术在当时的收购方案中阐述的定价依据是——以未来五年预测净利润及 20%风险补偿系数折算所得,净利润每年预计递增 500 万元,递增三年。

2014年收购后,博威科J当年为邦讯J术贡献了861.40万元的净利润,而博威通讯则亏损-166.61万元,进入2015年后,两家公司双双亏损,当年合计亏损约246万元,2016年后亏损进一步扩大,仅上半年就亏损逾923.19万元。若业绩颓势无法扭转,势必拖累邦讯J术走入亏损。

为此,张文龙再次出手,以关联交易将这两大资产拨出上市公司表外。2016年12月3日,邦讯J术公告,将两家收购的博威公司各70%的股权出售给由中富汇、厦门火炬投资、伊宁汇和铭投资、伊宁国丰和投资拟共同出资设立的博威通(厦门)科J有限公司(下称“博威通厦门”),其中中汇富占股48.2143%。

按照邦讯J术披露,2016年7月31日,剥离标的的净资产2725.29万元,估值12561.40万元,70%的股权交易定价确定为1.61亿元,表面看增值率360%,但值得注意的是,和两家公司一起打包出售的还有邦讯J术全部移动通信小基站的资产及人员。通过这一交易,邦讯J术获得了1.55亿元的投资收益,实现盈利近2000万。博威通厦门则获得保险牌照和小基站资产。

故事并未就此结束,左手倒出去,右手又倒回来。2017年6月10日,邦讯J术将两家公司剩下各30%的股权再度转让给博威通厦门,所获的7434.84万元再对厦门博威通进行增资,换得后者20.286%股权。

互联网游戏成救命稻草?

2012年上市5月8日登陆创业板的邦讯J术,原本主营通讯业务,上市前多年报表业绩维持稳定增长,上市一年后“变脸”,2013年亏损逾0.58亿元,而上市以来已累计净利润约-1.1亿元,扣非净利润则更为难堪,六年亏损2.39亿元。

业绩乏力,邦讯J术造血能力持续低下,2012 年至今,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一直为负值,分别为-1.47亿元、-1.11亿元、-1.22亿元、-1.17亿元、-1.31亿元、-1.90亿元。

2014年—2015年的跨界并购中,邦讯J术曾追逐互联网游戏、智能家居、云计算、互联网金融保险等A股流行概念,同期并表子、孙公司从4家增长至11家,但多年并购最终一地鸡毛,贡献业绩者寥寥。

2017年邦讯J术营业收入3.10亿元,其中87.06%仍然来自通讯行业,此外,互联网游戏贡献0.4亿元营收,占比12.94%。

邦讯J术目前核心游戏子公司是——北京点翼科J有限公司(下称“点翼科J”),2014年1月邦讯J术与中基汇、深圳市盛世必达投资、天津弼达投资、以及自然人张龙泉共同出资人民币3000万元设立,主营智能机移动游戏项目,手游产研发,同时代理第三方游戏产品。目前,邦讯J术持有该公司70.67%的股权。

在当时游戏项目的可行性方案中,邦讯J术预计自2014年下半年点翼科J就会陆续有产品上线运营,且预计2014年—2017未来三年游戏业务将为公司分别贡献不低于200万、1500万、3000万净利润。

但实际情况是,财报显示,2014年到2017年上半年点翼科J累计亏损超过1653万元。2017年下半年,突然激增净利润 近1692万元。对于这一变化,曾令外界质疑数据真假,交易所亦在年报问询函中要求邦讯J术做出说明。

按照邦讯J术表示,点翼科J直到2016年年初才开始住建团队,2017年前未有产品形成,2017年研发了部分军事游戏产品,测试后判断拥有一定市场竞争力,报告期内达到预期,使得营收和净利润大幅增长。

寡头垄断趋势,大厂商、超级IP优势难挡之下,游戏行业是否真正会为邦讯J术带来新的业绩增长点尚未可知,但对于立志布局5G和游戏产业的邦讯J术,研发投入无疑非常重要,但从研发数据来看,2017年游戏研发成功,邦讯J术的投入却在减少,同时研发费用资本化比例增高,也加大了未来无形资产摊销压力。

数据显示,2017年电讯J术研发人员数量138人,较上年同期减少了45.67%,研发投入3520.83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50.89%,资本化研发支出金额1056.93万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了64.32%,资本化研发支出占研发投入占比由8.97%提升至30.02%。对于这一变化,邦讯J术的理由则是研发减少系剥离博威科J、博威通讯所致,而研发资本化增加亦满足企业会计准则中关于资本化的条件相关。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