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德外长防长突提华为“安全问题”,我使馆:“华为依附中国国家”说法完全错误

分享到:
 华为安全问题 • 2019/11/7 7:29:36 来源:互联网 E319

2019-11-07 03:26 范凌志 赵燕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赵燕】德国外长马斯、防长克兰普—卡伦鲍尔4日和5日相继就中国华为公司参加德国5G网络建设表态,被解读为“德国仍有可能禁止华为”。中国驻德国使馆发言人5日澄清说,所谓“在海外经营的中国企业有法律义务向中国政府提供受保护的数据”是对中国法律的错误解读;所谓“华为依附中国国家”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据“德国之声”5日报道,马斯4晚参加RND“柏林沙龙”活动时称,德国正计划推出5G可信度测试机制,评估公司是否会受到法律约束,被迫提供实际上应受到保护的信息,“这是华为可能遇到的状况”。他称,作为中国企业,华为有义务遵守中国国家情报法,这意味着从事情报活动是这家科技巨头的义务。分析称,迄今为止,马斯的表态是柏林方面对华为采取更强硬态度的最强信号,可能至少会在部分5G建设上将华为排除在外。报道同时称,不久前,马斯因会见香港示威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遭到中方批评。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发言人5日表示: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收集外国情报。中国政府也从未要求中国企业以安装“后门”等违反当地法律的方式采集或提供位于外国境内的数据信息,而是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外国开展业务时要严格遵守当地法律法规,这一立场不会改变。此外,华为是一家完全由其员工持股的私营企业,其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同其他国家的私营企业与各自政府的关系并无二致。

德国防长克兰普—卡伦鲍尔5日的表态也耐人寻味。她在参加德国《商报》组织的网络安全会议上称,德国政府目前正在制定5G安全标准,以避免外国政府对德基础设施施加影响力,“如果做不到,那我们就只好禁止华为参与”。不过,德国政府发言人塞伯特曾在10月表示,“不会先发制人地禁止任何一方或任何公司”。德国政府上月发布的新版网络安全规则手册草案也显示,不会预先排除任何厂商。

6日,任正非在深圳总部举办的“与任正非咖啡对话”活动上表示,信息安全问题最终要用法律来解决,而不是完全靠技术,“就像汽车制造商不可能对所有的车祸都承担责任”,“我们不管进入任何国家,都要遵循各国政府对安全问题的监管。”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 huanqiu.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文|AI财经社 王贺龙

编辑|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8月29日11时30分许,私募一哥徐翔离婚纠纷一案庭审完毕。徐翔妻子应莹的代理律师走出法庭后,对媒体表示“今天没结果”,法院或将择日公布判决结果。

8月29日8时左右,妻子应莹到达青岛市监狱,等待开庭。从网上流传的视频看到,应莹身材瘦弱,头扎马尾辫戴着黑帽,身着黑色短袖和牛仔长裤,脚踏黑色花纹的板鞋,整体看上去十分低调、朴素。如果不知道她的身份,很难想像她与徐翔曾掌控几百亿元的资产。

应莹在前一天到达青岛时,感叹物是人非,并称“几年的长跑令人疲倦。”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在2017年1月2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如今刑期已近半,但应莹在徐翔入狱后,不堪财产未甄别及来自亲友等方面的压力,在今年3月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

时隔5个月,离婚案正式开庭审理。时长2小时的庭审结束后,应莹发微博表示,“我会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要求对家庭财产进行合理合法的切割,并可能在后续提起相关诉讼。”

应莹嫌甄别家庭资产太慢,徐翔或同意离婚

早在今年3月20日,徐翔之妻应莹就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起诉书上写道,“被告(徐翔)长期被关押,原告(应莹)只能独立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现请求离婚,孩子的抚养权、财产依法处理。”

应莹当时提出了四项诉求:一是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二是所生之子由应莹抚养,三是诉讼费用由徐翔承担,四是判定离婚。

事实上,应莹与徐翔闹离婚的背后,主因并非感情破裂。在应莹看来,自徐翔入狱后,所有的压力都承担在了自己身上,不堪重负才无奈选择离婚。

4月2日,腾讯《棱镜》发布了《独家对话徐翔妻子:我为什么起诉离婚》一文。应莹在文中坦露,希望司法系统尽快甄别家庭资产,并在离婚判决中保证她合理合法的财产权益。

今年七夕晚间,应莹发布了文章《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下称《说明》),文中表示,“徐翔案发后,我们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

“徐翔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出,要求法院甄别他们名下的合法资产,压力到我身上,作为儿媳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我父母的房产也遭到查封,我的父母和兄长也对此有怨言,我也万分惭愧;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资产也遭到冻结,徐翔入狱,他们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

此外,应莹还在《说明》中表示,“我申请与徐翔解除婚姻关系。我依然希望青岛法院能够加快速度甄别资产,现在是我要求分割我们家庭共有的合法财产,为我和儿子获得一份应有的资产,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作为离婚事件的当事人徐翔,此前一直没有表态。

根据应莹微博的说法,夫妻二人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去年,应莹曾对媒体表示,“去年我最后一次去见徐翔的时候,反正我看他吧,他对影响到朋友自己也挺内疚的,在里面有空的时候会看书,他也会跟我说,要多看书、多学习”。

此后二人再无交流。应莹提交《离婚起诉书》后,曾向徐翔写信,“但是没有收到他的回复,我是写给监狱的。之后没有见过面、没有沟通过。”

应莹曾揣测徐翔对于离婚的态度:“希望徐翔是能够理解我的,但是我也很难判断他是怎样的态度,离婚案开庭是到青岛监狱开庭的,所以肯定是能见上面的。”

据e公司报道,应莹在8月2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徐翔的律师在法庭上表示不同意离婚,并要求孩子的抚养权。但当法院问到徐翔时,徐翔情绪激动,突然说同意离婚,并放弃孩子抚养权。

法院或不予离婚,徐翔公司资产已缩水近7成

1996年,19岁的徐翔高中毕业后,拿着父母给的3万元,走进宁波市解放南路上的证券交易大厅,开始炒股。1998年,徐翔和应莹因股票而相识,当时应莹是某证券营业部的员工。

2000年,两人正式确定恋爱关系,4年后登记结婚。2005年7月,独生子出生。

应莹在《说明》中提到,“他婚后一度每周在沪甬两地奔波,身价几十亿却舍不得买一辆车;我在宁波临产时,他不肯放弃当天的行情坚持操盘,听到儿子降临后却对着电脑手舞足蹈;他曾写着密密麻麻的炒股心得,神神秘秘地要把绝招都教给儿子……”

AI财经社此前曾报道,徐翔和《华尔街之狼》中莱昂纳多饰演的乔丹·贝尔福特一样,对炒股这件事乐此不疲,并从中获取了巨额的收益。在徐翔的妻子看来,“他沉迷炒股,多次起伏,最终年少成名。炒股对于徐翔来说是一种信仰,这种执着与痴迷,早已超越获得财富本身。”

和电影不一样的是,乔丹·贝尔福特面对巨额财富的涌进,除了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之外,生活上则掉进陷入性和毒品的陷阱之中。而在中国的徐翔怀着对炒股的信仰,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操纵证券市场,令无数股民成了被宰的韭菜,背后是无数个家庭的幻灭。

2015年11月1日,到宁波给奶奶祝寿归来的徐翔,在回上海的路上被公安机关逮捕。根据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徐翔被捕当日身着白色大褂,透过镜片望向镜头的眼神空洞又暗淡。

被抓一年后的2017年1月22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判决书显示,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获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非法所得超93亿元。2016年12月5日,徐翔被指控使用400亿元左右的资金操纵证券市场,个人获利10余亿元。

新京报曾援引律师观点表示,徐翔夫妇被查封的200多亿元资产中,其中93.5亿元用于缴纳违法所得,剩余的财产是否属于徐翔夫妇的夫妻合法共有财产,需要待法院进一步的甄别。目前而言,对法院在刑事罚金执行中,进行资产甄别的具体程序、时限等,法律上没有明确的规定。

这正是应莹不堪重负选择离婚的导火索,“资产甄别已经进行两年多时间了,一直没有结果,我已经失去耐心了。”

实际上,二人能否“如愿”离婚还是未知数。此前应莹发布《说明》后,曾为徐翔担任辩护律师的钱列阳发朋友圈表示,“我国《婚姻法》规定判决准予离婚的唯一标准双方‘感情确已破裂’,应莹的这个‘声明’正好说明她提出离婚的理由其实不是“感情问题”,我担心法院判决‘不予支持’”。

法律工作者徐思远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虽然自徐翔入狱起,夫妇二人已分居满两年,但我国《新婚姻法》中有关诉讼离婚的条件是,夫妇因感情不和而分居满两年。徐翔夫妇分居的主因是徐翔入狱,而非二人感情破裂,因此二人或许没达到准予离婚的条件。

此外,应莹向媒体透露,在29日的庭审过程中,徐翔的代理律师在庭上认为徐翔夫妻双方感情并未破裂,因此不同意离婚。但应莹律师认为,既然双方意见都一致,那么(离婚)可能也就是时间成本问题,不过,对于法院的判决不予置评。

此外,自徐翔被捕后,其持有的6家上市公司大恒科技、宁波中百、东方金钰、文峰股份、华丽家族、长航油运(后改名为招商南油)中,除了当时没有恢复上市的长航油运外,另5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已从669亿元,暴跌至目前的228亿元,4年间蒸发近441亿元,约66%。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