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女性晚8点后不能乘顺风车?被指歧视女性,滴滴:仅小范围试运营

分享到:
 乘顺风车 • 2019/11/7 7:39:34 来源:互联网 E318

文|每日人物薛星星 编辑王辉

曹飞已经很久没有关注滴滴的消息了。今早滴滴顺风车上线的消息传出后,他正在外地度假。相较于400多天前滴滴顺风车刚下线的那段日子,期待已经少了很多。

一年前,他还是滴滴顺风车的优质车主,好评率100%。他在机场工作,每天上下班都要往返北京市区与首都机场,一个月油费和过路费就要2000多块。于他而言,顺风车是补贴油费的必须。

滴滴顺风车刚下线时,他不太适应,手忙脚乱地注册了嘀嗒,怎么用都不习惯,界面不精致,匹配效率也低下。“以前用滴滴时,发一个订单都有二三十个顺路的,嘀嗒发上去半晌也才几个。”

一年过去,他现在觉得“嘀嗒也挺好”。“一年多也迭代了好几个版本,用着用着也就习惯了。”自从滴滴下线至今,他在嘀嗒顺风车上已经挣到了3万多块钱,“相当于小城市一年的收入”,曹飞言语中满是自豪。

这是滴滴缺席顺风车市场的一年。下线之前,它是这个市场绝对的领先者,注册车主达3000万,拥有乘客数量1.6亿。当时的第二名嘀嗒出行,注册车主仅为1250万,乘客数9000万。

而在3个月前,嘀嗒出行五周年时公布的数据称,车主突破1500万,乘客数突破1.3亿。更要命的是,嘀嗒出行CEO宋中杰对外宣布,嘀嗒出行已经实现盈利——这一目标对滴滴而言似乎仍遥遥无期。

曾经的单车玩家哈啰出行,现在也在全国铺开了自己的顺风车业务,逐步推进自己的“两轮+四轮”的战略部署。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其平台顺风车总单量突破1600万单。

加入顺风车市场的,还有高德地图、曹操专车。在快车市场被滴滴高度垄断的前提下,顺风车已然成为网约车平台们突破滴滴的发力重点。

滴滴要堵住这个漏洞。但在等待上线的日子里,付出巨大代价。发展节奏被打乱,高速增长在2018年陷入停滞,有媒体称滴滴2018年亏损达109亿元。程维的上市计划搁浅,媒体报道中不止一次写到他哭了,安全成为唯一的目标。年初,滴滴还进行了裁员,裁员比例高达15%。

11月6日早间,滴滴对外公布了顺风车即将在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的消息,“怀着敬畏之心重新出发”。

请输入图片描述

它迈出了试探性的第一步,但监管方的态度、公众的信心,以及在增加了种种安全措施后的产品,是否仍足够便捷,谁也不敢确定。

“多一个平台总是好的。”在问及是否要重新回归滴滴时,曹飞说。

密集宣传试探后,低调上线

顺风车上线的通告,推出时极为低调。没有发布会,没有倒计时,仅仅只是发在App内的顺风车栏目里。滴滴顺风车恢复上线的第一步,太小心翼翼了。

根据多家媒体此前报道,滴滴内部在今年一直在讨论顺风车的上线事宜,上线时间几经更改。

最开始是在4月,哈啰出行刚推出顺风车不满2月。当时,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公开发布了一封道歉信,“去年两起令人悲痛的事件,让我和我的同事感到无比痛心和自责”。信中,张瑞提及了多条滴滴顺风车的改进措施,涉及隐私处理、准入门槛、客服处置等多方面。

这种姿态被认为是滴滴顺风车上线的前奏。当天,“滴滴顺风车要回归了吗”登上微博热搜话题榜。随后,滴滴对外否认了这一消息。

据36氪报道,一位滴滴内部人士证实,4月确实是一个内部讨论过的上线时间,但最终由于领导层面觉得过于仓促,加之监管部门态度不明确,“只能放弃了”。

6月,又有媒体报道称,滴滴内部正在积极运作顺风车业务上线,但各方意见未达成共识。滴滴同样对此表示否认。

但紧接着7月份,滴滴举办了一场顺风车媒体沟通会,邀请了京城的绝大部分媒体。滴滴高管程维、柳青及顺风车业务负责人悉数出席,对滴滴顺风车的整改措施再次对外进行宣传。

这被认为是滴滴在为顺风车上线进行的舆论铺垫。虽然包括柳青在内的众多高管一致回答,滴滴内部没有明确的上线时间表。

“怕,就是害怕。”柳青在那场沟通会上说,他们整改了一年,还是怕。此前,滴滴顺风车郑州空姐遇害案发生后,滴滴内部曾进行过阶段性整改。3个月后,乐清又出事了。

滴滴总裁柳青微博回应

滴滴总裁柳青微博回应

滴滴的形象跌至冰点,整个2018年这家公司除了道歉,对外几乎不见动作。但到了今年,它的对外宣传简直可以用密集来形容,多家深度媒体发布了针对滴滴的正向稿件,柳青重启了沉寂多年的微博,他们甚至还找李诞做了一场吐槽滴滴的脱口秀节目。

高调的正面宣传之下,滴滴顺风车上线的消息,悄悄地发出了。

“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

按照滴滴发布的试运营方案,首批上线的7个城市分别为哈尔滨、太原、石家庄、常州及沈阳、北京、南通。其中,哈尔滨等4个城市在11月20日开通试运营,沈阳及北京等3个城市在11月29日开通。

但除北京外,剩下的6座城市的网约车发展并不突出,东北更是网约车的低洼。滴滴未对7个城市的选取作出更详尽的解释,仅表示这是在“综合评估了不同城市的位置和规模等特点”下作出的选择。

IT行业分析师唐欣猜测,顺风车选择这些地区试点,正是由于这几个城市网约车发展并不好,用户及车主密度都不太高。一方面对网约车原有业务的影响可控,同时又可以尝试顺风车业务能否改变当地传统网约车发展不佳的局面。

新的滴滴顺风车方案主要围绕用户准入门槛、隐私保护及身份核验等三方面进行。对车主方面,加强了背景审查,除了与公安部门合作外,滴滴引入了失信人筛查,与第三方信用产品合作,以加强对注册车主的背景审查。此前,滴滴顺风车平台的两起事故嫌疑人均有不良网贷记录。

此前被诟病的社交化、个性化标签等全面下线,在新上线的顺风车方案中头像、性别均被隐藏,只留下行程相关的评价内容,且用户无法自定义。此外,乘车前的双向确认、双方核验等诸多细节优化。

据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在7月媒体沟通会上公布的信息,滴滴顺风车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迭代了12个版本、涉及226多项功能的优化。

新上线的滴滴顺风车是否足够安全,目前尚不确定。唯一肯定的是,它绝对不会是一款“方便”的产品。按照柳青的说法,“滴滴可能在做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

顺风车主曹飞也在担忧。他听了太多关于滴滴顺风车的严厉政策,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比如男性车主要有一名女性亲友担保,发生投诉时,平台会通知担保人。他不理解,“我就是想下班拉个人、顺点油钱,还要这么麻烦?”

请输入图片描述

?但实际上,女性亲友担保是滴滴今年7月的一期“公众评议会”讨论的内容,在新版本中暂时未加入。

也有用户不理解,新版顺风车中女性不得在晚8点之后乘车——一些人认为这是歧视女性。对此,滴滴一名员工听闻后直言“无聊”,他说“就是为了安全”。社交媒体上不少人举出反例:乐清女生顺风车遇害案中,顺风车司机的作案时间就是在中午。

下午,滴滴官方对外回应称,他们已注意到关于“顺风车试运行方案限制了女性夜间出行”的反馈,表示目前公布的是顺风车小范围试运行方案,属于顺风车公开征集意见的一部分。未来正式上线的方案,将根据社会各方的意见反馈持续不断完善。

再过2个月,春运就将来临。这是一年中顺风车订单量需求最大的时期,今年初,哈啰出行也是在春运前紧急上线的。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前,春运同样也是每年订单量的高峰。2018年,滴滴公布的数据称,当年共计有3067万人次乘坐滴滴顺风车,是前两年运送人次总和的3倍。

现在,滴滴顺风车终于赶在了新一年春运之前上线了,它要夺回落下的一年。

(文中曹飞为化名)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记者 | 唐俊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中央定价目录》(修订征求意见稿),对铁路运输服务的定价范围重新做了规定。

意见稿中提到,中央管理企业全资及控股铁路普通旅客列车硬座、硬卧票价率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定价,动车组列车、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客运专线除外。

在2016年版的《中央定价目录》中,关于铁路定价的描述为,中央管理企业全资及控股铁路旅客票价率(竞争性领域除外)。

其实,由国家发改委发布并从2016年开始实施的《关于改革完善高铁动车组旅客票价政策的通知》中,就已经提到:对在中央管理企业全资及控股铁路上开行的设计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铁动车组列车一、二等座旅客票价,由铁路运输企业依据价格法律法规自主制定;商务座、特等座、动卧等票价,以及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客运专线旅客票价继续实行市场调节,由铁路运输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等因素自主制定。

此次《中央定价目录》修订,对于一等座、二等座、商务座和特等座等席别的定价机制没有再做区分,进一步明确了铁路对于动车组列车的自主定价权;普通列车的硬卧和硬座价格,则仍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制定。

高铁和动车的票价不再是一成不变,也开始顺应市场情况进行调价。近日,多地铁路局就对高铁动车票价进行调整,票价有升有降,最大折扣幅度达5.5折。

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宣布,从12月1日起,将对东南沿海铁路部分动车组列车,执行票价进行优化调整,涉及400多趟列车。

比如宁波到温州南的高铁列车,在12月1日前票价均为96元;从12月起,两地之间的高铁票价根据车次出现差别,从92元到102元不等。

此外,中国铁路南宁局、南昌局、武汉局、成都局、兰州局、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均发布票价调整通知,从12月1日起开始执行,票价有升有降。

票价优化调整涉及的均为高铁动车组列车,其中南宁局涉及衡柳线、南广线南梧段,南昌局涉及东南沿海、向莆铁路,武汉局涉及沪汉蓉铁路、宜昌至重庆段铁路,成都局涉及重庆至贵阳、宜昌至重庆线路,兰州局涉及徐兰高速线宝兰段,广州局涉及杭深铁路、南广铁路等。

铁路部门表示,部分动车组列车票价的调整,是依据市场供求关系和客流规律,以公布票价为最高限价,分季节、分时段、分席别、分区段,在限价内实行多档次票价。

除少数高铁线路盈利外,中国高铁客运长期处于亏损状态。铁路部门称,高铁动车组列车实行差异化定价机制,有利于建立多种交通方式合理比价关系,灵活适应市场,用好运力资源。

分享:
标签: 乘顺风车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