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曾经高考定终身的言论,如今还适用么?先看看大佬们的高考

分享到:
 高考一考定终身 • 2018/6/6 19:35:33 来源:互联网 E617

高考一考定终身

文/琼凉 首席创业官

高考来临,各位莘莘学子们,你们准备好了么?我知道社会人群的协助工作肯定已经准备好了。每个考场的急救车,每个考场附近警察叔叔的应急巡逻,以及家长人为搭起的静音墙。为了给高考学子们营造一个舒适的考试环境他们真的尽力了。

今天GPLP君从高考的角度来对比上一代创业者以及新一代创业者们曾经的高考岁月。

下面GPLP君就扒一扒他们的高考:

马化腾:1989年马化腾参加高考,考了739分,当时满分时900分,马化腾整整高出了重点线100多分,如愿进入了深圳大学计算机专业。

马云:在经历过两次高考失利后,1984年马云参加了人生中最后一次高考,数学89份却离本科线差5分,由于英语专业招生指标未满,部分英语优异者获得升本机会,马云被杭州师范学院破格升入外语本科专业。

李彦宏:1987年李彦宏考取了山西阳泉市的高考状元。

俞敏洪:经历了两次高考失利后,1980年高考成绩387分,以高于北大录取分数线7分的成绩被北大录取。

史玉柱:1980年以全县总分第一,数学119分(120分满分)的成绩考入浙江大学数学系。

孙宏斌:本科就读于武汉,硕士研究生就读于清华大学,均为水利专业,后到美国哈佛大学研读了管理课程。

雷军:1987进入武汉大学计算机系,传说花2年修完了4年的学分,汇编语言更是拿到了满分。

上文除了马云是个特例外其他的大佬均是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大学,并且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而马云则是在进入大学后,凭借出色的英语成绩稳坐外语系前五名,变成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之后马云当选学生会主席,后来还担任了两届杭州市学联主席。下面我们来看一看既这些早期创业者后,年轻一代的80后创业者们的学习成绩怎样。

陈欧(聚美优品CEO): 16岁留学新加坡就读南洋理工大学,大学期间创办在线游戏平台,26岁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MBA学位。

张一鸣(今日头条创始人): 毕业于南开大学。毕业后多次创业。

王兴(美团创始人):1997年,王兴从龙岩一中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2003年放弃美国学业回国创立校内网,2007年创办饭否网;2010年创办团购网站美团网。

黄峥(拼多多CEO):1998年,于杭州外国语学校毕业,被保送至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主修计算机专业。 2002年,本科毕业后黄峥顺利申请到美国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就读。2007年,黄峥从Google离职,开始自己创业。2016年9月,拼多多、拼好货宣布合并,黄峥出任董事长。

不单单说60后70后的早期创业者们学习成绩好,而年轻的80后创业者也都是个个品学兼优。而另外的一些个例,比如马云,乔布斯这些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有些人可能会说陈欧,马化腾这些人家境好才可以有好的环境让他们发展,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的先天优势,而他们后天的努力才是真正成功的原因。并且大部分的人先天环境其实并不好,比如马云,史玉柱,雷军,张一鸣等人,他们刚开始不都是从小山村里出来的么?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长期的学习和积累也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在中国现有的环境下,高考确实是可以改变一个人命运,如果你不小心考到了名校,那么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进入好的大学只是个开始,未来的发展如何,将取决于个人的态度和努力的方向。在本文中的成功创业者们不也是不断地努力,学习,提高自己么?那么还年轻的你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高考一考定终身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新旧动能转换成为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关键任务,国家创新战略被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不仅是产业政策利好频出,资本市场也敞开了怀抱,拥抱新经济。

从年初监管层频频发声“加大对新J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经济的支持力度”,到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再到5月初证监会就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向社会征求意见,政策暖风拂面,补足了促进新经济发展的制度短板。和创新企业可以通过新股发行快速通道登陆A股相比,市场的关注点更多地放在了已在境外上市的独角兽通过发行CDR(中国股权存托凭证)回归国内市场上,在当前CDR配套规则还没出尽之时,已有不少人士预测谁将是首家CDR试点企业、试点规模有多大、首批试点企业有几家等问题上,不少人还将新经济与独角兽回归A股划等号,忽视了在过去几个月中资本市场已经在服务新经济方面践行的多项工作,实际上这些信号更值得重视。

过去一个多月,已有富士康(股票简称工业富联)、宁德时代、药明康德等新经济企业相继在A股发行上市或即将上市,在新政策还未出台前,这几家企业都是在现有规则下履行的上市程序,审核速度加快、募资规模缩水、战略配售出场、适当的发行节奏……监管层在服务新经济和考量市场承受能力之间进行着平衡,既不能伤害了新经济企业赴A股上市的热情,也不能让二级市场承压损害了投资者的信心。

截至目前,还未有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的国际领先J术、在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但尚未盈利的企业递交上市申请,若出现首例此类企业,监管层的发审动向将具有风向标意义,毕竟这类高新J术企业最需要资本市场“扶一把”。它们代表了经济增长新动能的方向,是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新动力,通过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能够获取成本低、稳定性高的资金,提升规范运作程度和品牌知名度,同时打开国际市场或对接更多的发展机会,同时,这些未盈利新经济企业有着巨大的市场增长空间,未来实现高盈利增长或者诞生出新一批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的合称)类型企业或“独角兽”的可能性较大,将这类企业推介登陆资本市场,也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份参与分享新经济发展成就的机会,能够实现投融资双方共赢。以往我国部分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境外上市,其利润来源主要在境内,而境内投资者却未能收益。

而那些已经在境外上市的独角兽们,只是中国新经济“丛林”中的一部分,它们有着明显的标签: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有核心J术、成长较为成熟、受投资者青睐、属新经济中的行业龙头。这类企业就像是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数量极少且一望而知,最终能够通过CDR回归A股的独角兽企业纯属凤毛麟角。

资本市场敞开了拥抱新经济的怀抱,何时接纳未盈利企业、首家CDR试点企业何时落地,这与市场发展阶段、企业准备情况、投资者投资习惯等密切挂钩。可以确定的是,无论何种企业登陆A股,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的原则都需遵守,财务造假、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也要杜绝,这是资本市场从严监管的底线,也是维护市场良好生态的重要举措。

本文源自证券时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