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盲童跳绳队冲击全国大赛,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

分享到:
 盲童跳绳队冲击全国大赛 • 2020/10/29 10:20:56 来源:互联网 E361

盲童跳绳队冲击全国大赛

原标题:盲童跳绳队冲击全国大赛,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

对于普通人来说,跳绳是一项简单的体育运动,可对于盲童来说却困难重重。江西南昌市盲童学校里有一支特殊的跳绳队——光明跳绳队,一根小小的跳绳,让身处黑暗的孩子们跳跃出了光芒,也让曾经内向、胆怯的孩子们找到了自信。这两天,正在备战2021年全国残运会花样跳绳比赛的孩子们,投入到了紧张的练习中。

不一样的运动体验 引领盲孩子走出黑暗

光明跳绳队的12名队员,最大的15岁,最小的不到9岁,他们从小在黑暗的环境中生活,有很强的自卑感。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胡盛才:别人都骂我,不和我玩。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温子铭:很多人都不跟我说话,那种感觉很寂寞。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教练 徐丽:刚刚开始接触他们的时候,他们给我的感觉,很害羞,不爱说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助他们。

2018年,刚刚体育专业毕业的徐丽,决定在学校组建一支“不一样”的跳绳队,帮助孩子们走出黑暗。她鼓励孩子们,加入跳绳队后可以代表学校参加各项比赛,不仅能发挥自己的能量,还可以为学校争得荣誉。心怀认同感和荣誉感的孩子们纷纷报了名。

跳绳这项看似简单的运动,其实融合了速度、力量和技巧,一些正常人都需要反复琢磨和练习的动作,对于盲孩子来说更不容易。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教练 徐丽:像手部动作的话,我一般都是手把手地去抓住他们,让他们感受我们的手去画圆或者手去交叉以及抬腿等等,这都是一个个孩子去(教的),要教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遍。

因为没有视觉的概念,对动作的理解完全要靠声音和节奏去判断,反复练习再形成肌肉记忆。一些孩子领悟过程比较慢,好不容易学会的动作,下一次练习又忘记了。四年级的胡盛才就是其中一个。

胡盛才的父母同样都是残疾人,从小跟奶奶长大的他,跟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性格也十分地内向、敏感,当所有人都觉得对跳绳一窍不通的小盛才同样会放弃的时候,他却默默地坚持了下来。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四年级教师 顾云:有一次在操场上,我看他走路有一些一瘸一拐的,然后我就上前去问他,我说胡盛才啊你怎么回事,然后他就说我上跳绳队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然后我就掀开了他的裤脚,看到他的脚踝就有点肿胀,当时看的真是很令人心疼。

喜欢和坚持,或许没有那么多理由。在小盛才的心目中,挥舞绳子跳动起来的自己才是真正鲜活的自己,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跳动的自己才是鲜活的自己 真正的自己

在采访中,我们观察到,徐丽在教学过程中十分严格,感觉她带领的并不是一群有视力障碍的孩子,而是一群真正的运动员。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教练 徐丽:目的就是说希望他跟正常的孩子一样的,可以尽自己的能力照顾好自己,如果有能力的话,也可以帮助到其他的人。

盲校的老师常常鼓励孩子们这样一句话“在看不见中,总有一种看见”,她们告诉孩子感知世界的方式有很多,并不一定靠眼睛。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范紫腾:根本就没有什么是比不过的,都是一样的,我们只是稍微比他们视力差了一点而已。

小小跳绳队 跳入大舞台

耳边绳子划过的响声,是认真做事的声音,也是追逐梦想的声音,这支小小的跳绳队,从校园里小小的训练场跳到了世界的大舞台。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范紫腾:这是2019年5月20多号的时候,拿到的第十届残运会的奖牌,当时拿了第一名。

除了跳绳,盲童学校里还开设了盲人门球、乒乓球、手工、器乐、推拿等等特色的课程。丰富着孩子们世界,构筑着他们的梦想。盲校的老师说,在这里,看不到忧愁和抱怨,处处是相互搀扶行走的身影和灿烂的笑脸。希望孩子们走出校门后,也可以每天这样乐观、灿烂地生活下去。

(总台央视记者 辛娅 郭一淳 刘昀彤 南昌台 殷一元 周密)

对于普通人来说,跳绳是一项简单的体育运动,可对于盲童来说却困难重重。江西南昌市盲童学校里有一支特殊的跳绳队——光明跳绳队,一根小小的跳绳,让身处黑暗的孩子们跳跃出了光芒,也让曾经内向、胆怯的孩子们找到了自信。这两天,正在备战2021年全国残运会花样跳绳比赛的孩子们,投入到了紧张的练习中。

不一样的运动体验 引领盲孩子走出黑暗

光明跳绳队的12名队员,最大的15岁,最小的不到9岁,他们从小在黑暗的环境中生活,有很强的自卑感。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胡盛才:别人都骂我,不和我玩。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温子铭:很多人都不跟我说话,那种感觉很寂寞。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教练 徐丽:刚刚开始接触他们的时候,他们给我的感觉,很害羞,不爱说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助他们。

2018年,刚刚体育专业毕业的徐丽,决定在学校组建一支“不一样”的跳绳队,帮助孩子们走出黑暗。她鼓励孩子们,加入跳绳队后可以代表学校参加各项比赛,不仅能发挥自己的能量,还可以为学校争得荣誉。心怀认同感和荣誉感的孩子们纷纷报了名。

跳绳这项看似简单的运动,其实融合了速度、力量和技巧,一些正常人都需要反复琢磨和练习的动作,对于盲孩子来说更不容易。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教练 徐丽:像手部动作的话,我一般都是手把手地去抓住他们,让他们感受我们的手去画圆或者手去交叉以及抬腿等等,这都是一个个孩子去(教的),要教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遍。

因为没有视觉的概念,对动作的理解完全要靠声音和节奏去判断,反复练习再形成肌肉记忆。一些孩子领悟过程比较慢,好不容易学会的动作,下一次练习又忘记了。四年级的胡盛才就是其中一个。

胡盛才的父母同样都是残疾人,从小跟奶奶长大的他,跟外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性格也十分地内向、敏感,当所有人都觉得对跳绳一窍不通的小盛才同样会放弃的时候,他却默默地坚持了下来。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四年级教师 顾云:有一次在操场上,我看他走路有一些一瘸一拐的,然后我就上前去问他,我说胡盛才啊你怎么回事,然后他就说我上跳绳队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脚,然后我就掀开了他的裤脚,看到他的脚踝就有点肿胀,当时看的真是很令人心疼。

喜欢和坚持,或许没有那么多理由。在小盛才的心目中,挥舞绳子跳动起来的自己才是真正鲜活的自己,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跳动的自己才是鲜活的自己 真正的自己

在采访中,我们观察到,徐丽在教学过程中十分严格,感觉她带领的并不是一群有视力障碍的孩子,而是一群真正的运动员。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教练 徐丽:目的就是说希望他跟正常的孩子一样的,可以尽自己的能力照顾好自己,如果有能力的话,也可以帮助到其他的人。

盲校的老师常常鼓励孩子们这样一句话“在看不见中,总有一种看见”,她们告诉孩子感知世界的方式有很多,并不一定靠眼睛。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范紫腾:根本就没有什么是比不过的,都是一样的,我们只是稍微比他们视力差了一点而已。

小小跳绳队 跳入大舞台

耳边绳子划过的响声,是认真做事的声音,也是追逐梦想的声音,这支小小的跳绳队,从校园里小小的训练场跳到了世界的大舞台。

江西省南昌市盲校光明行跳绳队队员 范紫腾:这是2019年5月20多号的时候,拿到的第十届残运会的奖牌,当时拿了第一名。

除了跳绳,盲童学校里还开设了盲人门球、乒乓球、手工、器乐、推拿等等特色的课程。丰富着孩子们世界,构筑着他们的梦想。盲校的老师说,在这里,看不到忧愁和抱怨,处处是相互搀扶行走的身影和灿烂的笑脸。希望孩子们走出校门后,也可以每天这样乐观、灿烂地生活下去。

(总台央视记者 辛娅 郭一淳 刘昀彤 南昌台 殷一元 周密)

责任编辑:

盲童跳绳队冲击全国大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原标题:河南濮阳现1位新冠无症状感染者,密接者:我已在医院隔离

健康时报客户端10月28日消息,10月28日晚间,一份《关于对境外返濮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协助调查的函》在网上流传。该函件显示,10月27日,河南省濮阳市疾控预防控制中心检测出该市濮阳县张某1为新冠无症状感染者。张某1为境外返濮人员,目前核酸检测、IgM、IgG抗体检测均为阳性,且在该市清丰县有2位密切接触者为张某2、潘某1。

10月28日晚7点40分,健康时报记者致电濮阳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其工作人员证实,目前该例无症状患者情况还在排查中,官方还未正式通报该病例信息,具体情况不能透露。

“我现在已经被隔离在清丰县康复医院了。”清丰县的张某2告诉记者,她于10月23日在某KTV的包间中与张某1有过接触。“我当时是请客来唱歌,我并不认识张某1,他是朋友带来的,我们在过同一个KTV包间,其它情况我也不了解。”据张某2透露,清丰县另一位密切接触者为该KTV点歌人员,都是当晚与张某1有过接触。

“现在还在摸排中,跟张某1有接触的密切接触者,逐一进行排查隔离。”濮阳县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说,大家不用恐慌,做好日常个人防护即可,戴口罩、勤洗手。关于河南省濮阳市的新冠无症状患者进一步情况,健康时报将持续关注官方信息。

(原题为:《河南濮阳现1位新冠无症状感染者,密接者:我已在医院隔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