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印度拒绝援助原因是什么?印度政府为什么拒绝多国救灾援助原因费解

分享到:
 印度拒绝援助 • 2018/8/25 11:56:01 来源:互联网 E518

印度拒绝援助

[海峡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印度喀拉拉邦近期遭受严重洪灾,而该国中央政府却因为面子问题拒不接受外国援助,引发地方政府、反对党以及民众的强烈批评。“如果政府拒绝外国援助,就请拨出和外国援助等额的资金!” 喀拉拉邦官员和地方党派要求道。

据《印度时报》24日报道,洪灾已造成喀拉拉邦420人死亡或失踪,130多万灾民流离失所。此前,中央政府已为该邦拨发了60亿卢比(1元人民币约合10卢比)的赈灾款,但还远达不到救灾所需。据喀拉拉邦政府估算,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将花费大约260亿卢比。卡塔尔、泰国、马尔代夫和巴基斯坦等国此前均已主动提出援助,阿联酋更是慷慨地表示将为印度提供1亿美元的赈灾款——折合成印度货币,这个数字比中央政府的拨款还要多出10亿卢比。

不过,印度外交部发表声明,对各国的援助意向表示婉拒。声明称,根据“现行政策”,印政府只能依靠国内力量进行赈灾。当局也不会接受非印度裔人士、非印度背景基金会提供的境外募捐。

对此,印度反对党国民大会党表示不满,称此举太令喀拉拉邦灾民失望。有喀拉拉邦地方党派领袖表示,中央政府拒绝援助是怕“伤自尊”,既然如此就应该拨出与外国援助款等额的救援款项。有地方政府官员甚至直言,中央政府的这一决策是“错误的”。随着争议不断升级,就连中央政府内部都出现了不同声音,如印度旅游部长阿尔方斯就呼吁高层为此事“破例一次”。

《印度快报》称,印度早年没少接受外国援助,但2004年发生海啸后,时任总理辛格表示印度有能力应对灾难。辛格政府认为,要成为世界大国,印度需要在国际上改变“穷国”以及“负债累累”的形象。印度《经济时报》称,印中央政府也担心一旦欠下“人情债”,今后将面临诸多“不必要的外交义务”,实在是得不偿失。不过这一次,印度国内舆论却普遍认为政府没有理由拒绝阿联酋的美意,该国既是主动援助、出手又十分大方,能解决很多燃眉之急。(

印度拒绝援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核心提示:

  • 由于自身战略重心的调整,现阶段蚂蚁金服不那么需要趣店了:既不缺钱,也不那么需要这个场景。

  • 趣店表示,此次合作终止不会对趣店运营产生什么影响,大约96%的借款交易都是通过趣店自己的App来完成的。

  • 趣店这一季度财报表现优秀,大白汽车有望在下一季度实现盈利。

8月24日,趣店交出了一份漂亮的二季度财报:22.44亿元营收,同比增长124.7%;7.38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42%。在这个季度,趣店的财务数据达到了自己的历史新高,而与行业内其它公司的同期业绩相比,趣店在营收和利润上也位列第一。

但是,在这个本应该庆祝阶段性胜利的日子里,趣店并不好过。财报披露了一则公告内容:趣店与蚂蚁金服的战略合作将在8月结束时终止。这其中既包括支付宝App内的“来分期”入口,也包括对芝麻信用评分系统的使用。

排山倒海的质疑涌向趣店。趣店股价连续两日大跌,即便是亮眼的财报也没能拖住股价。此时,趣店市值距离最高点已经缩水了超过80%。

对于在上市阶段就一度被指过度依赖蚂蚁金服的趣店来说,这场分手究竟意味着什么?而面对能给自己带来可观收入的趣店,蚂蚁又为什么选择了终止合作?

“蚂蚁取消和趣店的合作是情理之中的事,一点都不意外。” 一位接近蚂蚁金服的业内人士告诉36氪。

在外界看来,趣店自从接入支付宝后,营收和利润就扶摇直上,而作为股东的蚂蚁也自然而然的收获了一棵摇钱树,如今终止这桩看上去互惠互利的合作似乎不那么符合情理。

“事实上蚂蚁现在不那么需要趣店了。” 上述人士打破了外界的这一固有认知,他告诉36氪,蚂蚁当初投资趣店,是看中了趣店的场景和用户——小额借贷,和年轻的、有消费金融需求的用户。

在投资趣店的这个时间点上,蚂蚁的借呗刚上线1个月。可以推测,蚂蚁希望通过引入趣店,与自己的借呗一起,把线上小额借贷这个场景快速做起来。

纵观蚂蚁的战略投资,相比战略协同性,财务收入的重要性的确不那么重要,哈罗单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上述人士也表示:“趣店虽然赚钱,但蚂蚁不在乎啊,蚂蚁本身不缺钱,更何况还刚做了一笔那么大额的融资。”

对于蚂蚁来说,不同业务线优先级的调整或许会直接影响到它做战略投资和合作的决策方向。现阶段,花呗和借呗已经度过高速成长期,趋于稳定,趣店对蚂蚁的战略意义无疑被削弱。并且,终止合作也将一定程度上规避潜在的监管风险。

市场对于蚂蚁与趣店的分道扬镳也表现出诸多疑虑。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瑞信、花旗等分析师都就这个问题发问趣店管理层。

但趣店对于终止合作一事却表现的非常坦然。在电话会议中,趣店CEO罗敏和CFO杨家康都再三强调一个观点:趣店已经没有那么依赖蚂蚁了,合作协议的终止不会对趣店的运营产生显著影响。现阶段,稳定市场信心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杨家康说道:“从2017年11月起我们就开始对趣店自己的应用进行市场营销和推广。关于今年第一、二季度的数据,大约96%的借款交易都是通过我们自己的独立应用来完成的,这已经经过了8个多月的时间的证明。”

而也有行业人士表示,消费金融用户的衰竭期较长,对于趣店来说,未来除了在获客上投入之外,还要想办法盘活现有用户,延长用户生命周期,提高他们的ARPU值。

回顾趣店的历史,我们无法否认蚂蚁金服给它带来的历史性机遇。

蚂蚁金服在2015年入股了趣店,同年11月,支付宝便开始向趣店提供流量入口。这给当时上市遇阻、校园贷业务又遭掐断的趣店,一个绝佳的超车机会。

趣店彼时正全面转向线上小额现金借贷业务,而这个业务当中最关键的三个环节——获客、风控、资金成本当中,前两者都有了蚂蚁金服的加持。

一方面,支付宝为其带去的流量非常惊人,且几乎没有成本。据趣店招股书,在2017年3月之前,趣店在支付宝中的入口是不收取费用的。2017年3月之后,因为蚂蚁金服调整了合同条款,趣店的市场费用占比由6.5%上升至9.5%。可以推测,蚂蚁就这个入口收取的费用并不高。

另外,在风控层面,蚂蚁也给了趣店不小的支持。在来分期的产品介绍中,要求用户必须满足芝麻分高于600分才能借款。招股书也显示,趣店在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分别向蚂蚁金服支付了620万和1130万的信用分析费用,我们姑且可以将“信用分析”理解为风控的一部分。

流量巨大+风险相对可控,这使得趣店的来分期成为了一个优质的小额信贷业务模型。而随之而来的便是趣店业务数据的爆发性增长。

据招股书,趣店在2014年(从成立的4月开始计算)、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前6个月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410万、2.35 亿、14.42 亿和18.33亿元。可以看出,蚂蚁入股后,趣店的收入迅速飙升。

利润方面,2015年之前趣店还处于亏损状态,但2016年全年就取得了 5.77亿元净利润,2017年前6个月就有9.73亿元净利。

2017年,趣店马力全开,全年总收入为47.75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1.0%;全年净利润达21.64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75.3%。2017全年总收入与净利润增长均超过200%。它也顺势成为了这一波互金上市潮中的第一家,也一度是市值最高的一家。

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是趣店上市之后表现最不好的一份:总收入为17.17亿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105.6%;但与此同时,净利润为3.16亿元,同比下降32%。

罗敏表示:“在去年年底行业政策调整之后,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经历了行业性收缩区间,我们迅速采取了措施,通过暂时收紧信贷标准来控制风险。我们主动控制了交易量,但是我们成功地降低了账面风险,并且只迎来了一个短期的、可控的逾期率的增加。”

这个解释我认为是合理的。从2017年第四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大部分保持高速增长的互金上市公司都经历了一波增速骤减,甚至由大额盈利跌入亏损的状态。2017年12月出台的现金贷监管政策直接给这个行业踩下了刹车。

如今,监管的负面影响已经逐渐消除,而大量借款用户的需求依然在那,所以包括趣店在内的整个小额信贷行业又重新回春。在二季度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包括趣店、乐信、拍拍贷在内的各互金上市公司都交出了一份好看的财报。

杨家康在电话会议中表示:“我们已经积累了1亿多笔实际的借贷和支付数据,我觉得这是任何一家其他公司都不能达到的交易数量。这也帮助我们对于实际的用户借贷习惯有非常深刻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逾期率数据表现在全行业都是领先的。”

而至于与蚂蚁金服不再续约对趣店的影响究竟几何,我们只能后续的三、四季度财报中得到真实的答案。

当然,一直被诟病过于依赖蚂蚁的趣店,也的确在积极转型。上市后,趣店推出“大白汽车”汽车分期金融业务,并作为主战略业务推进。而这一块目前也有了还不错的进展——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大白汽车实现汽车销售收入7.85亿元,环比增长43.7%,在总收入中占比已达35%,项目上线至今新车交付总数超过15000辆。

杨家康在电话会议中表示:“从毛利润的角度来说,我们预计下个月大白汽车就能成为一项现金流为正且盈利的业务。”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