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只有像马云一样成功以后,人们才心甘情愿去做老师?

分享到:
 人们心甘情愿买的假东西是什么 • 2018/9/10 20:41:13 来源:互联网 E857

人们心甘情愿买的假东西是什么

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当天,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即2019年9月10日,他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

文章最后,马云说道:“回归教育,做自己最热爱的事情,他是无比的兴奋和幸福。”



很多人看完了之后,不明所以,当老师有什么兴奋的?放着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不做,去当老师?是阿里的饭不好吃,还是有钱后想要换个方法玩呢?

其实都不是,早在1988年,马云就在杭州电子工学院当一名老师了,可以说如果没有互联网,也许马云会当一辈子的马老师。

互联网改变了马云的一生,一遇风云便化龙,嗅觉敏锐的他在互联网传入国内伊始便紧紧抓住了机遇。十几年后,他创建的商业帝国,遍布全球。



话说回来,为什么很多人觉得当老师不好呢?让我们来看一下关于老师的新闻:

就是这一桩桩、一件件发生在教师行业的新闻,让整个行业被误解、蒙羞,导致外界很多人看待教师,微词颇多,给老师打了很多负面标签,认为现在教育行业是牛鬼蛇神并存,污浊清白同在。

如今教师职业不但被外界污名化、妖魔化,而且教师自己也过的十分不爽,曾经让人尊敬的职业,如今个个叫苦连天。

9月9日,《人民日报》官方发布微博称“2020年,要让教师成为最幸福的职业”。其主要内容是说要提高教师待遇,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



这本来是一个良好初衷,但在评论中网友表示,“先提高教师工资再说别的吧”。还有人说:“现在的教师变成了一个人人嫌弃的行业,待遇差地位低,谁都可以打骂。”提高教师社会地位,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



还有人希望国家可以遏制愈演愈盛的教师离职潮,让教师真正的幸福起来,“国之将兴,必尊师重道。”



确实一部分人才受不了低待遇高压力,而选择离开了教育行业,但还是有很多人挤破脑袋想要加入这个行业。

很多学校在招收老师时设置了很高的门槛,非“211,985”不准报名,想当普通中学老师,硕士博士学历几乎都是最基本的要求。

不但如此,学历以外还有许多其他门槛,动用关系,花钱打通门路才能进得去一些学校。

而一些通过走关系花钱坐上老师位置的人,素质水平堪忧,另外一些地处偏远、条件较差的学校也难以找到优秀老师,甚至混入了许多不良之辈,而负面新闻的当事人大多都是这群素质低的老师。

这种看起来非常矛盾的现象在我国教育行业神奇地保持共存。



根据《人民日报》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各类学校共有专任教师1626.89万人,比上年增加了48.72万人,增长了3.09%,也就是说我们网上说着教师这个行业如何如何不好的时候,“教师”仍然是很多年轻人愿意从事的行业之一。

那么他们因为什么选择当老师呢?你问身边选择当老师的朋友,他们都有一大堆的理由,“稳定、收入还行、寒暑假......”



在众多理由中,稳定压倒一切,认为这是铁饭碗,虽然工资不怎么高,但只要不犯大错是不会被辞退的。而且还有寒暑假想想也是挺不错的。

可是当真正从事这份工作之后,才发现一天五六节课真的很累,下班还要随身携带作业批改到凌晨。

上课、班会、备课、学生安全、活动评比、教学大赛.....

咽炎、肩周炎、颈椎病、腰椎病、胃病、职业病缠身.....

轻伤不能下火线,小病不敢下讲台。



几年之后,同学聚会,听到张三的公司上市了、李四现在成公司高管了、就连当初不如你的王二也都买房买车了,你是否会有一丝的后悔?

看着自己判作业判到僵硬的手,想着自己微薄的收入,内心是否想过要跳出象牙塔,也去社会上闯一闯呢?

可是很多人一想到自己除了会教书,别的什么都不会,也就放弃了。

确实当老师不能大富大贵,不能纸醉金迷,没有惊天动地,几十年如一日。

就在那三尺讲台上,年复一年,迎来送往,看着春去秋来,花开花落。

过去人人艳羡的教师、医生、公务员,变成现在这样负面新闻缠身。

一线教育的从业人员薪酬待遇低,难道要他们靠情怀、信念去教书吗?

难道只有足够有钱了才能从事自己真正喜欢的职业吗?

不应该是这样的,教师就应该是一个自己骄傲,令人人羡慕的职业。目前来看,工作轻松、社会地位高的大学老师和一些高收入的培训班的老师让人羡慕,但大部分基层的一线中小学老师,仍然要顶着重重压力和非议辛苦地坚持。

我们需要像马云这样的企业家,也需要更多优秀的老师,他们是未来一代人成才的关键。现在教育领域的人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许多有才华有能力的人不愿做老师,而许多正在做老师的人并不一定适合这个行业。教师队伍里能走出马云这样的人才,但还会有几个人才会像他一样再做回老师呢?

人们心甘情愿买的假东西是什么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新华社北京9月10日电题:违规收费、以罚代管、年检猫腻、办证费力——国务院大督查剑指公路货运市场四大乱象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赵文君、刘开雄、徐海波、白田田

违规乱收费名目繁多、公路执法不规范以罚代管、货运车辆年检猫腻多、办理CYZG证费时费力……近期开展的国务院大督查,针对公路货运市场乱象深入各地明察暗访,了解货车司机的“苦与痛”,同时对督查中发现的一些乱收费、乱执法行为当场“开药方”,立查立改。

(小标题)乱象一:违规乱收费名目繁多

据交通运输部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道路货运经营业户643万户,全国营运货车1368万辆,道路货运行业从业人员超过2100万。随着油价上涨、运费持续压低等,货车司机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一些司机靠超载来获取利润,而公路执法不规范、违规乱收费的现象也屡见不鲜。

各地督查组在暗访中了解到,物流公司和货车司机最烦恼的就是一些莫名的罚款。

甘肃省兰州市某运输公司反映,公司的危化品专用罐式运输车走经公安交警部门批准的行车路线却被处罚,因同一原因在同一路段累计违章达80余次。该公司本拟行政复议,但因行政复议期限为60天,而部分车辆又临近年检,只好无奈认罚、被扣分。

督查组在陕西省彬州市暗访时发现,312国道南沟、大佛寺、彬旬3个路段设冲洗站,强制收取过往货车治污降霾车辆冲洗费。洗车过程历时不过5秒,司机直接从窗口递出20元钱,接过一张收据可驶离。有司机反映,除了本地车不强制收费,对于其他大货车,不管车辆是否干净、是否空车,也不管车上的货物能否沾水,一律都要进站洗车收费。

接到督查组反馈的问题后,彬州市政府表示立即整改,马上拆除洗车收费站,将收取的费用上缴财政,同时对其他地方进行彻查,防止类似情况的发生。

(小标题)乱象二:公路执法不规范以罚代管

有货车司机向督查组反映,少数地方监管存在乱执法、选择性执法的现象,只要交“保护费”包月或者送礼就能免于处罚。

重庆市丰都县的货车司机反映,运输砂石车辆不加盖篷布就要被环保部门处罚,而加盖篷布又要被丰都县交通执法部门处罚,横竖都要被处罚,无所适从。此外,“罚一次管一年”成为当地不成文的规定,货车司机的罚单甚至成为全年免于处罚的“通行证”。

督查组在天津宝坻区史各庄超限检测站暗访发现,路政部门对违规超载的货车司机进行罚款后放行,没有按规定卸载超重部分。

督查组在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发现,当地以矿产品税费监控管理中心的名义违规收取超限治理费。不论车辆是否超限,均由煤矿按车型向拉煤的货车司机代收30至50元,超限车辆缴费后就不再处罚,也不用按规定卸载超重部分。金沙县政府表示,将违规收取的费用清退给相关煤矿企业,再由企业全部清退给运输车主。

(小标题)乱象三:车辆年审年检存猫腻

2017年,交通运输部等十三个部门印发了促进道路货运行业健康稳定发展行动计划,提出了物流业降本减负10件实事,其中包括加快“两检合一”政策落地、有效杜绝重复检验检测、切实降低道路运输经营成本等。

督查组在暗访中发现,一些地方的货运车辆年检“一次收费”没有落实,有中介机构违规代办货运车辆年检,仍然存在检测站与非法中介牟利的问题。

督查组在武汉市一家汽车综合性能检测站暗访时发现,在正常的检测费用之外,只要按车型大小支付相应费用,小车200元左右、货车400元左右,可以保证车辆通过年审,新车检测也可以通过中介办理。

中介人员声称,无论车辆环保及性能是否真正达标,只要司机按照车型大小支付相应费用,他们可以保证车辆通过年审。司机反映,如果不通过中介,即使新车检测也要拖上两三天,不如多花几百块钱通过中介办理方便。

督查组暗访时发现,安徽省滁州市一家机动车安全J术检测站对货运车辆年检年审仍是“二次上线、二次检验、二次收费”。货运车辆做营运证年审,需要分别接受车辆安全J术检验、综合性能检验,各收费290元、200元。检验合格后,车主凭加盖车辆检验有效期章的行驶证及综检合格报告单,去交通运输运管部门进行营运证年审盖章。

督查组在内蒙古赤峰市赤峰九天机动车检测站看到,该检测站未公示所有检测价格。经了解,车主必须在检测站购买每米30元的反光带,才给予机动车检测。

督查组在陕西米脂县暗访发现,当地交通运管部门强制营运货车二级维护上线检测,并将其作为年审前置条件,且不得异地办理。接到督查组反馈后,当地全面停止强制收取二级维护费用,并开始全面排查。

(小标题)乱象四:办证费时费力

跨省大件运输需要办理“超限运输许可证”。作为深入推进交通运输行业“放管服”改革的举措,2017年,跨省大件运输并联许可系统上线联网运行,大件运输企业可以全程网上注册申报,为物流企业减负。

不少企业向督查组反映,目前大件运输行业还需要多次审批、多次等待。在办理超限运输许可证时,审批过程慢、办理时效各省不统一,时常出现拖延不批的情况,导致很多急需运送的设备卡在途中无法正常通行。

一家主要从事风力发电设备大件运输的企业负责人说,申请超限运输许可证,需要在起运地先载货,再上传照片至网上申报系统,审批时间一般需要10天至15天。“等待审批时一天的压车费用达到2000至3000元。”这位负责人说。

督查组在走访中发现,个人无法顺利办理货车运营许可证,大量个体货车司机被迫挂靠到办有运营执照的物流企业。一家企业负责人坦言,他们公司挂靠了1300多辆大货车,每辆货车每年须缴纳2000元的管理费,再加上保险等费用就得交1万多元。

督查组了解到,货车司机取得普通货物运输从业资格证后,每年还要进行年审,每两年要参加培训,一次培训缴费200多元,有的司机要从外地赶回来参加,费时费力。货车司机普遍反映,设置从业资格证门槛,增加了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