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宝成铁路客车停运风波背后:焦虑的北段和“富裕”的南段

分享到:
 宝成铁路客车停运 • 2018/9/24 12:56:17 来源:互联网 E478

宝成铁路客车停运

红色线条为目前川陕客运重要通道西成高铁,在陕西境内和北宝成相隔较远,这条铁路串起略阳、两当等地,从秦岭南下入川。

9月23日,成都至佳木斯K546/7次恢复开行,至此,宝成铁路近期计划中的运行调整已全部到位,“宝成铁路客车停运”风波可谓暂告一段落。

复盘起来,一个稍显怪异的情况是:作为“一根绳上的蚂蚱”,公开奔走呼号的都是陕西、甘肃两省县市,而同样有宝成铁路轨道延伸的四川沿线地区,却未见太多动作,民间亦是如此。

这条连通中国大西南与大西北之间的电气化铁路,曾经显著改变了“蜀道难”的格局,但六十年过去,南北段的境地已不能相提并论。简而言之,对于北段、陕西阳平关到宝鸡沿线,宝成铁路成了“生命线”,而从阳平关南下至成都,特别是广元至成都区间,现在它只是选择之一。

从大区来看,四川省内其他地区经广元前往西北、东北方向的选择不仅仅是北宝成,2017年新增的就有兰渝铁路。

从广元沿宝成铁路北上抵阳平关,著名的“公益慢火车”6064次现在要花上2小时出头,当它从阳平关一路驶向更北边的宝鸡时,则要进入宝成铁路的单线路段。这一段,由于穿行在秦岭间,列车的平均运行速度、铁路的整体通行能力都不如阳平关到成都的南宝成(复线)。

《成都晚报》2017年的报道曾提到,为了让铁路坡度降为每公里只升高40米,达到通行火车的标准,宝成铁路修筑时,让铁路线在山涧中反复迂回盘旋。这样的修筑J术,被称为“展线”。“为了克服地势高差,过杨家湾站(宝鸡境内)后,宝成铁路就以3个马蹄形和1个螺旋形(‘8’字形)的迂回展线上升,线路层叠3层,高度相差达817米。”

这里描述的主要就是北宝成的情况,此次在“宝成铁路客车停运”风波中感到焦虑的陕西略阳、凤县,甘肃徽县、两当都是北宝成沿线主要站点。今年7月,造成客运中断的灾害——白雀寺镇猫儿山部分崩塌,发生在略阳境内。受此影响,宝成铁路一度中断16天,后经攻坚抢险,有货运列车通过该塌方路段,但客运列车运营未恢复以往。

之后,“宝成铁路可能取消客运列车”的消息不胫而走,引起了北宝成沿线地区的不安。

略阳向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发去的函写道,略阳已与宝成铁路融为一体,无法割离,多年来依靠铁路内外交通、生产生活、进步发展的方式,以及沿线人民与宝成铁路的密切关联、相互依存的关系短时间内无法转换和调整。若全部取消宝成铁路客运列车,对略阳未来发展将带来无法估量的不利影响。

徽县也表示,60多年的相互依存、共同发展,使徽县已与宝成铁路融为一体、无法割离。若宝成铁路取消客运列车,将对徽县未来发展、加快脱贫攻坚进程带来无法估量的影响,对人民群众外出求学、就医造成极大的不便。

再后来,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派人赴地方沟通并解释:因水害导致白雀寺路段发生特大塌方,之所以调整客运车辆,是因为塌方路段地势复杂,山体风化面积大,在抢险中按照自上而下的方式清方,在短期内还可以通行,长远来看还存在较大安全隐患,需要加固和清理。同时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原地加固,另一个是凿壁改线。两个方案的选择都需要后期中铁第一设计院派勘察队伍对山体进行勘探、测绘,上报铁路总公司才能最终确定。

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在和地方沟通时也表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快保证部分客运车辆恢复正常通车。

方案最终落定。

9月20日零时起,铁路部门对宝成线列车运行图进行调整。调整后,宝成线(宝鸡至广元间)将开行北京西—成都T7次、成都—北京西T8次;扬州—成都K245/8/5次、成都—扬州K246/7/6次;成都—佳木斯K546/7次、佳木斯—成都K548/5次;宝鸡至广元6063次、广元至宝鸡6064次列车。为确保旅客列车运行安全,列车均在白天经由灾害区段,并在部分区段降速运行。

其中,T7/8,K245/6,K545/6新增了两当、徽县、凤县停点站,以便于当地人出行。凤县人民政府网挂出的《凤县车站旅客列车增开运行公告》统计道,较早前只有6063/4次列车运行的情况,凤县站此次共增加旅客列车5列,减少旅客列车1列。

而作为宝成铁路南北的两个端点,宝鸡到成都的列车数量变化就比较大了。澎湃新闻此前查询发现,9月18日、19日,宝鸡前往成都还能查到10趟列车,虽然它们或显示“列车停运”,或显示“列车运行图调整,暂停发售”,成都往宝鸡方向,当时也可以查到10趟列车。如今,调整后,两地通行的列车只有3趟了。

无论如何,对于北宝成沿线的居民而言,有车可乘总是个好消息。不过,原来的列车去哪了?

《兰州晚报》9月20日的报道指出,原兰州至成都K858次旅客列车调整为兰州西至成都K858次旅客列车,由原陇海铁路、宝成铁路运行改为兰渝铁路运行。与此同时,银川、呼和浩特经兰州前往成都的两趟旅客列车也均由兰渝铁路运行。

公开资料显示,这三趟列车此前均经过北宝成。2017年新建成通车的兰渝铁路和宝成铁路在广元相交,意味着又一条出川通道。便捷性也有提升,据成都铁路部门当时的介绍,从成都出发乘火车前往西北方向全程耗时可较原来(经宝成铁路)平均缩短10小时左右的时间。

而在广元至成都区间,可供选择的有西成高铁,再往南到绵阳、德阳,还有成绵乐城际铁路。单从铁路资源来看,南宝成沿线已经和北宝成沿线拉开明显差距。以9月27日的情况为例,宝鸡至广元有4趟列车,而广元至成都有60趟车。

即使抛开高铁,四川北部经陕西前往华中、华北、东北也并非只有北宝成一种选择。

前文提到的阳平关是宝成铁路和阳安铁路(阳平关至安康)的交汇处,位于陕西宁强县境内,阳安铁路目前也是单线铁路,不过,阳安铁路二线正在建设,该工程全长329.082公里,线路自既有宝成铁路阳平关站引出,止于陕西安康铁路枢纽,客车设计时速为120公里,货车设计时速为80公里。人民铁道网报道指出,阳安铁路二线通车后,将对缓解西南地区运输能力紧张状态和促进陕南地区经济发展、加速陕南地区城镇化进程具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西成高铁、宝兰高铁以及其他铁路线路的开通,对已经运营60年的宝成铁路,形成了挤压之势。”一位陕西当地铁路人士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曾表示,“客运量逐年减少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整个交通运输大环境变化的产物。”

对于北宝成沿线的略阳等地而言,兰州至汉中高铁将有破题之意。根据规划,其线路将途经徽县和略阳等地,不过这条高铁线尚未开建。

宝成铁路客车停运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9月17日,红岭创投发布公告显示在监管的督促下,已着手在年底前完成对净值标的全面清理。8月末,净值标在红岭创投的占比已高达99%。监管步步紧逼之下,控股上市公司,借收购为红岭寻找“替身”,周世平的“豪赌”和资本运作的野心从未停止,只不过如今留给周世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9月17日,红岭创投发布关于平台全面清理净值标业务的公告。

公告中表示,为全面贯彻监管政策的要求,保证平台合规审慎经营、维护平台健康可持续发展,红岭创投将全面清理净值标业务,具体的步骤包括:分期分批逐步停发净值标、债权优先处置计划、投标规则调整、临时借款需求与逾期债权处置。



图片来源:红岭创投官网

根据监管要求,红岭创投必须在年底之前清理完毕其净值标的,净值标的存量截至8月末尚有69亿。

9月11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曾在红岭官方社区发帖称,深圳市整治办联合检查组对红岭创、投投资宝、亿钱贷等平台进行了将近三个星期的检查后,在金融办的会议上对红岭系平台净值标的杠杆问题提出严厉批评,并限期2018年底之前完成净值标的清理工作。而后,周世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透露出净值标的余额尚有69亿。

周世平在贴中写道,“本次降杠杆是国家政策,没有任何商讨空间。”并表示,平台将实施部分补贴政策,帮助投资者化解杠杆风险。

根据红岭创投官方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8月31日,平台净值标在所有标的类型中的占比为99.02%。公告同时给出了未来净值标的发布计划,与周世明11日给出的时间点不同,17日红岭创投官方发布公告中给出的净值标停发计划到2019年的4月。

具体净值标停发计划为从2019年1月1日起,对净值乘数>5的用户关闭其净值借款权限,后续陆续调整为>4、>3……直至0;并于 2019年4月1日起停发净值标。同时,公告也指出以上为计划时间,不排除应监管合规需要,进一步缩短净值清理期限。

从宣布清盘到冲刺备案


2017年监管肃清的压力之下,7月27日,周世平在论坛上宣布要将网贷业务清盘,过渡期大概三年,2020年12月31日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彼时,红岭创投在网贷行业中排名第十。人们感叹网贷的落魄,也为新生的消费信贷继而狂欢。

老周早年间在拍拍贷平台上遭遇了“坏账”,因不看好P2P“风险自担”的做法,遂转而自己搭起特有“刚兑机制”的红岭创投。

红岭创投诞生的那一年,国内P2P网贷公司不超过10家。刚性兑付、大单模式,对照如今的监管要求来看,红岭创投几乎是“完美”的反面教材。自曝坏账与垫付这种却同时也是推动红岭创投爆发式增长的原因。

今年1月,周世平话锋一转,表示“红岭创投不会清盘,2018全力冲刺备案”并点出了2018年上半年红岭的工作重点将一切都围绕备案来做。

红岭创投目前存量投资者达267万者,3972亿累计投资金额。历史与现实交相呼应,红岭创投的自我否定之旅显得颇为困难,周世平却意外开始变得“乐观”。

曲线救国,周世平的“两手准备”

事实上,周世平或早已备好了“两手准备”。

2015年三季报,周世平出现在深南股份的大股东名单之中,持股13.33%,成为深南股份第一大股东,也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随后的三年间,周世平不断增加对深南股份持股,截止今年中报,周世平已持股深南股份比例达到20.02%,红岭控股间接替周世平持有11.49%。


曾有人猜测,周世平入主深南股份是为红岭创投曲线上市。2017年8月,深南股份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称,“经公司与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先生的核实,公司未来12个月内无与红岭创投进行重大资产重组的计划或安排”。

不管周世平是否曾有过这样的打算,红岭创投在监管难度,资产结构合理性与公司业务可持续性上,都与重大资产收购的条件相去甚远,甚至其连达成网贷备案都显得颇为吃力。

故而,在外界看来,红岭创投即便清盘,周世平显然会有新的主战场。

2018年3月,深南股份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透露,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于3月2日审议通过以816万元收购深圳市亿钱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1%股权的方案。红岭创投收购了其余49%的股份,周世平又成为了亿钱贷的实控人。

根据深南股份此前披露的半年报,上半年深南股份营收同比腰斩,净利润亏损2389亿元。报告中对亏损原因的描述为,一则是报告期内公司增强了对外投资力度,收购了广州铭诚、亿钱贷等公司,同时也因公司继续加大商业保理及融资租赁业务的投入。

收购亿钱贷后,深南股份随即陷入同业竞争的质疑。2018年5月,深南股份在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中的公告中表示,“红岭创投与亿钱贷之间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

宁愿亏损与被质疑,也要购入亿钱贷,周世平用意何在?有分析认为,红岭创投因其庞大的体量与历史遗留“逾期”等问题,无论是备案还是转型都颇为困难,而亿钱贷则“小而美”更易于未来的合规备案。

事实上,在红岭创投的官方网站上可见亿钱贷的拉新广告,似是坐实了“导流”的说法。



图片来源:红岭创投官网

此外,深南股份与红岭创投之间的联系也愈发密切。2018年5月,深南股份与红岭创投共同成立了深圳市红岭电商有限公司,深南股份占股51%,红岭创投占股49%。深南股份方面表示,“红岭电商平台的模式区别于一般电商平台,会根据股东优势进行一些创新。”有猜想认为,红岭电商未来开展的或是搭建于电商场景上的消费分期。

与红岭创投一同面对监管的同时,周世平的其他计划也在缜密安排着。连红岭创投的股东莫心源也说过:“老周不懂互联网,也不太懂金融,他就是股民出身的资本玩家”。

分享: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