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端
a 当前位置: 热点资讯 » 资讯

从墨尔本弃将到世界杯国脚 他在喷气机圆梦俄罗斯

分享到:
 中超世界杯国脚 • 2018/6/16 18:50:25 来源:互联网 E553

t北京时间6月16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法国对阵澳大利亚。本场比赛,前纽卡斯尔喷气机球员纳博特首发登场,顶在单箭头位置。

t纳博特,今年3月刚刚转会加盟J联赛球队浦和红钻,此前他曾在墨尔本胜利效力,不过当时在球队并没有太多机会,之后前往马来西亚联赛踢球。2016年,纳博特加盟纽卡斯尔喷气机,重返澳超后他成为喷气机绝对大腿,在联赛多次当选最佳球员,并且是上赛季纽卡斯尔喷气机队内最佳射手。

t在2017/18赛季澳超,纳博特为喷气机贡献了10个进球和8次助攻,是喷气机夺得常规赛第二名的主要功臣之一。纳博特在2015年被墨尔本胜利弃用,之后他在马来西亚的第二级别联赛里度过了6个月的时间,随后加盟喷气机,也让他的职业生涯有了转折,作为喷气机的明星球员,凭借联赛出色的表现,他在今年年初入选了澳大利亚国家队,并且随澳大利亚国家队站在了世界杯的舞台。

t当初离开喷气机,纳博特也十分不舍,他表示在纽卡斯尔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他也十分感谢这里的球迷,还有喷气机俱乐部给的一切。之前喷气机中方教练李强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纳博特的成功离不开雷曼(喷气机)这个平台,如果他没有加盟喷气机,仍然是留在马来西亚联赛效力,恐怕也不会顺利入选澳大利亚国家队最终23人名单。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Q 2231780023 我们将及时处理

市场到底部,政策曲线在顶部,风险重估结束,积极乐观。

摘要

本周市场大幅调整,上证综指接近3000点,一片恐慌。怎么看后市?综合市场矛盾演化、一致预期理论、历史A股底部特征以及政策曲线变化,我们认为,风险重估结束,可以积极乐观。

从估值偏高到风险重估,市场矛盾不断转化。年初,我们认为市场核心矛盾是估值偏高,因此年度策略《价值蔓延》建议看空市场。4月初,我们认为主要矛盾转变为对金融风险的重新评估,因此在二季度策略《风险重估》建议投资者继续谨慎。2月以来的市场下跌以及近期债务到期、信用违约等风险因素发酵推动市场创新低,不断验证我们的判断。那么到现在,怎么看这些矛盾?

主要宽基指数估值在历史平均水平,估值不再是主要矛盾。年初至今,上证综指从3587至3021下跌15.8%,创业板指从1918至1641下跌14.4%,主要宽基指数如上证综指、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等,目前PE、PB均在历史分位50%附近。比如上证综指PE在48%历史分位、PB在36%历史分位。同时从业绩来看,估值也远低于业绩增速预期。因此,我们认为A股整体估值已经合理,估值不再是主要矛盾。

政策曲线可能处于顶部,金融风险继续恶化概率很低。我们在二季度策略《风险重估》指出金融风险会是市场主要矛盾,信用债、房地产与银行板块股票价格下跌印证这一判断。目前,融资成本上升导致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企业融资困难、债务到期无法偿还。中央一再强调,不能因化解风险而出现新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我们认为,目前可能处在金融监管政策曲线的顶部,未来政策很难再继续加码,风险进一步恶化概率很低,市场担心过度。

悲观一致预期形成,市场到达底部。短期市场走势取决于投资者预期。悲观一致预期形成,意味市场底部到来。近期投资者情绪不断下降,股票仓位不断下滑,市场估值也已经合理。根据我们一致预期理论的三个条件,目前市场已经形成悲观一致预期。同时,根据我们对A股历史底部特征总结,目前换手率、0-40倍PE个股数量占比均与历史底部时接近。因此,从一致预期和历史经验来看,目前A股市场到达了底部。

市场判断:重估结束,积极乐观。综合上面分析,我们认为A股市场估值已经合理,资产价格已经对风险进行充分重估。从政策曲线来看,目前处于顶部状态。从情绪来看,目前已经形成悲观一致预期。从历史经验来看,目前是底部特征。因此,我们认为,风险重估基本结束,建议投资者转变态度,积极乐观。


正文

本周,A股继续调整,周五上证综指收盘3021点,续创一年来新低,个股层面下跌更多。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变得越来越谨慎。市场是否会进一步下跌,如何看待后期走势,是当下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综合考虑市场估值、投资者情绪、国内政策、外围环境、历史经验等因素,我们认为,市场可能已经到达底部,建议投资者转变态度,积极乐观。

市场方向:重估结束,积极乐观

从估值偏高到金融风险重估,年初以来市场主要矛盾不断演变。今年年初,我们认为市场的核心矛盾是估值问题,在经济增速下跌和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市场不会有预期的牛市行情。因此,我们在年度策略《价值蔓延》中看空市场,建议投资者要谨慎,在市场一致乐观时卖出股票是最佳策略。2月初开始,市场剧烈调整,持续下跌,印证我们判断。4月初,我们发布二季度策略《风险重估》,认为中美贸易冲突、债务风险、银行贷款质量问题等将会成为主要矛盾,市场将会对资产重新定价,建议投资者继续谨慎,反弹即卖出。近期,随着中美贸易冲突演进,以及信用违约、银行资产质量等金融风险问题出现并不断发酵,市场也不断创下新低,验证我们二季度判断。

目前,A股市场估值已经合理,估值不再是问题。年初至今,上证综指从3587至3021下跌15.8%,创业板指从1918至1641下跌14.4%,估值经过充分消化。到目前为止,我们统计的主要宽基指数估值已经降至历史平均水平左右。比如,截至周五收盘,上证综指PE(TTM)13.6倍,历史分位数48%;深圳成指PE 23倍,历史分位数50%;上证50市净率1.3倍,历史分位数49%;沪深300估值12.7倍,历史分位数58%。从目前A股主要公司估值分布来看,大部分公司估值在0-40倍之间。同时,从业绩来看,目前业绩预期打八折之后也高于目前估值水平。因此,我们认为目前A股市场估值已经合理,估值已经不是问题。

监管政策曲线可能处于顶部,金融风险进一步恶化概率不大。我们在二季度策略《风险重估》指出地方债务、信用违约以及银行资产质量等金融风险,会是二季度市场主要矛盾。二季度以来,投资者担心这些风险,并对相关资产重新定价,信用债、房地产与银行板块股票价格走势反应这一点。金融风险的产生是实体经济运行的结果,金融风险的发酵则可能与投资者预期以及政策的节奏有关。目前,因为融资成本上升,导致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降、部分行业内企业融资困难,面临债务到期后无法偿还的问题。中央一再强调,不能因化解风险而出现新风险,同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我们认为,目前可能处在金融监管政策曲线的顶部,未来政策很难再继续加码,而政策的边际方向随时可能会向下。我们认为,投资者对金融风险的担心是过度了,而股票资产价格也已经充分体现这一预期。

中美贸易冲突是长期问题,外围风险趋于淡化。年初以来,以中美贸易冲突为代表的外围风险对市场运行也造成负面冲击,但目前外围风险的影响较之前有所降低。首先,中美贸易冲突是一个长期过程,短期内因为美国方面的不确定性因素而波折不定,但市场已有所预期。其次,美国近期的经济表现仍然十分强劲,美联储对下半年的前景乐观,短期内强劲的基本面还将对美股形成一定的支撑,新兴经济体对美元走强冲击已有所消化,全球市场出现大幅调整的概率在下降。最后,意大利政局、朝核问题等走向逐渐明晰,短期内全球地缘政治风险在边际弱化。因此,综合来看,外围风险已经趋于淡化,很难再影响国内市场。

悲观一致预期已经形成,市场到达底部。短期市场的走势,决定于投资者预期。形成悲观一致预期时,通常意味着市场到达底部。随着市场不断下跌,投资者情绪不断下降,股票仓位也不断下滑,按照万得估算的基金投资股票比例的数据来看,二季度以来一直处于下降过程,目前仓位已经处于较低的水平。同时,从估值来看,目前A股市场估值也已经合理。根据我们的一致预期理论:1、绝大多数投资者看空市场;2、投资者仓位处于较低水平;3、股票价格与估值充分反应了这一预期。我们认为目前市场已经形成悲观的一致预期,可能已经到达底部。同时,根据我们在上周周报《历史上A股底部是什么样的》对A股历史底部的总结,历史上A股底部形成的时候,比如2005年6月、2008年10月、2013年6月、2016年1月,换手率平均为1.1%,PE在0-40倍个股数量占比位55%左右。截至周五收盘,本周A股换手率0.81%,0-40倍PE个股数量51%,已经和历史上底部水平相当。因此,从一致预期和历史经验来看,我们认为,目前A股市场到达底部。

市场判断:重估结束,积极乐观。年初以来,市场核心矛盾从估值偏高转到风险重估。到目前,我们认为A股市场整体估值已经合理,估值已经不是问题。随着市场不断下跌,资产价格已经对风险进行重估。目前,随着实际风险不断发酵,根据中央 “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政策底线”“不能因防风险而产生新风险”的要求,我们判断政策曲线处于顶部状态,很难再继续加码,而政策的边际方向则是可能向下,因此风险不会继续恶化。同时,根据当前市场态势,我们认为已经形成了悲观的一致预期;从历史经验来看,目前也已经是底部状态。因此,我们认为,风险重估已经结束,市场处于底部。由于资产价格已经充分反应了悲观的一致预期,随着政策边际方向的可能变化,我们认为市场将会迎来上涨,建议投资者可以积极乐观。


中银国际策略团队成员介绍

陈乐天(首席策略分析师)

2016年底加入中银国际证券,担任首席策略分析师。曾在中信证券任职。在加入中信证券前,他还在国家信息中心、湘财证券、日信证券等单位从事宏观研究。

徐沛东(市场研判)

中国人民大学西方经济学硕士,经济学学士。此前在光大证券从事A股策略研究工作,专注于市场研究,曾获2016第一财经最佳分析师策略第五名。2017年加入中银国际策略团队。

钱 伟(宏观专题)

复旦大学西方经济学博士,擅长宏观周期的理论与现实研究,2017年加入中银国际策略团队。

李彦姝(量化策略)

香港中文大学金融硕士,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此前在天弘基金从事量化投资,2018年加入中银国际策略团队。

许蔚然 ( 财务研究 )

复旦大学金融工程硕士,会计学学士,曾从事社服,医药的一二级行业研究,2017年加入中银国际策略团队。

分享:
J